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二00六年,經過漫長的寒冷,春天終於降臨了橫濱,我將前陣子發生的案件整理成文章請編輯校訂,關於事件的資料不多,我按照一貫的分類方式將資料整理成一個資料夾,準備將它放進書櫥,站在那從搬進馬車道公寓便一直存在的書櫥前面,我望著書櫃裡那些經年累月的冒險,都發生在我與御手洗一同生活的日子裡。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將這些與那位怪異朋友一起經歷的事件都放在同一個書櫥裡,這麼做,不但方便我找尋關於這位朋友的事蹟,或多或少也讓我比較容易能夠忘記那段與人一同生活的歲月。
 
我將標示著《克羅挨西亞人之手》的資料夾放入書櫥,書櫥的空間越來越少,我用手推擠出書櫥的空間,在資料夾的旁邊摸到了大小不合的東西,我將它拿了出來。
 
是一封信,信上的字跡我永遠不會忘記,寄件者的地方寫著我的朋友的名字,只是我從來沒想過這一封信被我收到這個書櫥裡,我一直以為它與那些記錄岡山事件的筆記放在一起,我拿著信走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將信從信封中拿了出來。
 
收到這封信的時間正是御手洗剛離開日本的幾個月後,再次閱讀這封信,御手洗離開日本的時間卻已經超過十年,這期間我也認識了不少新朋友,像是貝繁村的村民、里美與通子小姐,這些人都是在御手洗離開之後對我而言最珍貴的人們。然而提到這些人們,就不得不提及那些發生於岡山的案件,不管是貝繁村殺人事件還是森孝魔王事件,在事件解決之後我得到的東西雖是恐懼感的好幾倍,卻絕對都是我不想在剩餘的人生中再次經歷的事件。想起那些一個人面對難關的歲月,我不得不感謝我的朋友御手洗,雖然他始終沒有出現在我的身邊,用他那獨特的思考方式解決案件、阻止更多的悲劇發生,卻是他寫了這樣的一封信給我,讓我有勇氣去面對那些我原本想逃避的一切。而我也終於從只能得到他人救贖的角色成為能夠救贖人的身份,我攤開了信,御手洗的獨特字體一行行排列著,從那個時候起,御手洗就已經不再是窩在綱島的占星師、也不是橫濱馬車道的私家偵探,他回到了世界,重新成為那些他感到興趣的事物的焦點。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嫉妒那些大放異彩的朋友們,也不諒解自己的無能,現在的我個性並沒有太多改變,我仍舊沒有從自卑的深淵中走出,但認識里美之後,我逐漸明白作繭自縛的人是我,雖然我的動作不如我的朋友快速,至少我可以用著自己的方式努力。
 
事隔十一年,我重新閱讀朋友捎來的信,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這麼容易感到怯懦也不會再次輕易選擇逃避,也已經能夠體會御手洗信中告訴我的每一句話,這個男人永遠走在距離我太遙遠的前面,這封被重新找出來的信正證明了這一切。
 
有趣的是,我想我的腦袋或許真的有些什麼缺陷,不管我的人生走得再長,我似乎始終沒有辦法單從人們的語言中聽到他們的真意,那些對我最重要的人們最後只能選擇用文字與信件來表達他們內心的真意,那個讓我付出全心去愛的女孩寫給我的那封信正是如此,御手洗寫給我的信也是如此。等到真正錯過了之後我才理解我失去了什麼,這點總是令我懊悔不已。

嘛,再怎麼說,這些事情也都已經過去了,我讀著御手洗的信,卻想起了更久遠的回憶。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