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獄寺,你的茶要加幾顆糖?」
「獄寺--?」
「吵死了!就說老子的茶不加糖!」被叫喚的男人從二樓探頭往客廳看去,不耐煩的臉上多了一份嫌惡。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啊?」被叫作獄寺的男人由樓梯往一樓走下,端走那杯不加糖的茶時刻意將目光避開男人的滿臉笑容,他討厭這個傢伙,不管是身高笑容還是說話方式。
「我不可以在這裡嗎?」
「當然不可以!這裡是老子的家,本大爺可沒歡迎過你!」
「唔--」與獄寺對話的男人歪了歪頭,將手中另一杯紅茶往嘴裡送去。
「等!」獄寺在茶杯碰到男人唇緣前捉住了對方的手,「我可沒有准許你喝我家的紅茶!」
「但這是我泡的--」
「不過杯子是我的、熱水是我的、瓦斯是我的,紅茶也是我的,」「所以獄寺不歡迎我喝這杯紅茶?」「對,不只不歡迎你喝紅茶,我家也不歡迎你居住--等等,你幹嘛!」
獄寺的手被男人握住,男人拉著獄寺的手,將另一杯茶送至口中。
「因為獄寺不讓我喝我手上的茶,我只好喝獄寺手上的茶了,」男人對注視空杯子、若有所思的獄寺解釋,「嗯,我果然還是喜歡加半顆糖的紅茶,獄寺為什麼喜歡不加糖的紅茶呢?紅茶有點甜甜的不是比較好喝嗎?還有咖啡不加糖這麼苦,調酒也很好喝啊,我真不懂為什麼獄寺你都不喜歡加糖的東西--」

「……你給我閉嘴……」
「嗯?獄寺你說了什麼嗎?」男人側著頭,靠近低著頭的獄寺。
「我說山本武你這混蛋給老子閉嘴!」獄寺大吼著,差點沒將手中的杯子砸毀。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叫作山本武的男人總可以如此理所當然地曲解他的話?他是想叫這個男人滾出去,為什麼卻是他手裡的不加糖紅茶被喝掉--?!他就是討厭紅茶有甜味、就是個咖啡只喝黑咖啡,酒類除了啤酒只喝卡謬的男人,現下他的不加糖紅茶已經被喝掉了,莫非要他把加糖的紅茶喝掉嗎?他、才、不、幹!
 
獄寺將手中那杯加糖紅茶放到山本手裡。

「小子,」獄寺雙手握住山本拿著茶杯的手,「你給老子聽好了,」獄寺的臉逼近山本,「這杯茶喝完,你就給老子從這間房屋消失,管你是要搭船到別的國家別的城市,還是要在路邊乞討都跟老子沒、有、關、係,」「可是獄寺,」「沒有可是,老子已經受夠了你那加糖的紅茶加糖的咖啡跟甜膩膩的調酒了,這杯茶喝完,你就給老子滾出去!」
 
將茶杯交到山本手中,獄寺雙手抱胸,側對著握著茶杯的黑短髮男人,眼角餘光觀察著男人的表情與反應。
山本武低頭看著茶杯中的紅茶,「可是獄寺,」山本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他刻意放慢速度講出的字句充滿沈重,獄寺內心開始產生罪惡感,但他真的受夠了--

「阿綱叫我待在這裡,哪裡都不要去呢。」
獄寺惡狠狠地瞪著名叫山本武的男人,男人在他的瞪視之下將手中的紅茶一飲而盡。
「不過既然獄寺叫我走,我也只好走了……」山本武將茶杯放在桌上,往門口走去。
「你……」獄寺拉住往門口走去的山本,他最討厭這小子的這一點!沒錯,山本武確實是那位被稱作『阿綱』的人託付在這裡讓他照顧的傢伙。正因為如此,若不是這小子太超過、太干預他的生活,他絕對不會把他趕出門--但是解釋沒有意義,現下他若把山本趕出家門,他就違背了他的諾言,他這個人最守信,從不違背自己的承諾。特別是與『阿綱』--十代探長澤田綱吉的約定,澤田說的話對他等於聖旨,絕對不能違背,所以、所以,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他也得出聲留下山本這個傢伙……獄寺知道,山本等的就是這一刻。
 
獄寺用單手掩住自己的臉,「山、山本,你就留下來吧……」
「獄寺希望我留下來嗎?」
「是、是啊……」老天爺啊,為什麼說謊是一件這麼痛苦的事?
「是嗎?」
「是、是啊。」
「既然這樣的話,為什麼獄寺不笑呢?」
天知道他為了擠出那個笑容用了多少力氣。
山本像是滿意了他的笑容,笑著往茶几走去,收拾著桌上的茶具。
「這邊我來收拾就好,獄寺你就上樓睡覺吧?」
「嗯……」獄寺覺得現在的他確實需要午睡,跟山本對話比解決命案還疲倦,往二樓走去的他被山本叫住,「獄寺,我忘記告訴你了,阿綱給你的信我放在你的書桌上。」
「該死的山本武你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
最近激忙(爆),每天都腦死回家,很多事情都被我延宕了Orz|||
但還是先更新試閱(笑)(也不早啦XDD


 

拍手[1回]

PR
 
本想當天印出來發給來場的朋友們但後來因為時間不足所以做罷。
原寫於20090325。



「如果是獄寺的話,我可以當助手喔。」山本武對著翻閱推理小說的獄寺隼人說著。
「我才不要像你這樣笨的助手。」
「至少我還可以泡一杯好喝的紅茶或咖啡給獄寺喝。」
「你……」獄寺隼人用力合上手中的《御手洗潔探案》,想著隔壁的笨蛋是什麼時候閱讀了他手中的小說?
「我才不需要笨蛋泡的紅茶!」
「那麼至少考慮跟我同居十五年!」
「……我現在正在認真考慮和你絕交。」



以上梗皆向島田莊司的御手洗潔與石岡君系列致敬。
也因為寫了這樣的東西讓我那陣子無法脫離獄寺偵探與助手山本的故事氛圍。

拍手[0回]

 
今天整理電腦時整理出未完成的殘稿。
那時候的我非常想完成這一篇,很喜歡、很喜歡這一篇,本想寫成長篇卻始終沒有辦法(那時候很想突破自我但一直辦不到(笑),但據說已經完成的部分的最後段落我有突破了過去的盲點,所以張貼。

老實說我喜歡這故事中的三個人,都很寂寞的三個人。

拍手[0回]


網路特典。原載於20081218



狼狽至極。
沒有比這四個字更好形容現狀的他了。
本來穿戴整齊的西裝因為逃難以及打鬥而破爛,更別提白色的襯衫,現在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潔 白,混了泥沙與血跡,加百羅涅家的迪諾回到義大利必定會被恥笑陰溝裡翻船吧?特別是這次沒有陪同他來到此地的羅馬利歐,大概那個大叔的臉上會充滿擔憂與竊 笑——唉呀呀,這下可真不想回到義大利,回到日本似乎也無法倖免於被嘲笑的命運……

迪諾第一次如此不想念位於海岸邊的家。

坐 進雲之守護者的座車,隔個後座那塊貼著防熱紙的灰暗玻璃,迪諾看著雲雀恭彌那被襯衫領子切開的黑與白、西裝袖口下的手背,有種衝動想把站在車外交代事情的 青年拉進車內,不顧及旁人的眼光與看法,抓住對方猛吻直到內心那股飢渴被滿足——絕非是現在的迪諾特別紳士有禮,只是連日的勞累讓他無多於體力動作,將頭 放置於椅背上,眼皮重得讓他快要沈睡。

突然,被什麼人猛力朝車門拉去,奮力睜大雙眼,與雲雀恭彌的黑色瞳孔正對,嘴唇則感受溫暖柔軟的碰觸,然後堅硬銳利的牙齒咬上他,將近咬破,或許嘴唇根本滲血,只是過於疼痛進而麻痺,只剩下刺激以及慾望。

「恭彌……」
聲音從唇間縫隙被擠出,僅存的理智掙扎也隨這聲名字消逝。
「沒有其他的了,剩下的,」
「等你回義大利再說。」

這麼說來他還得先回家聽羅馬利歐的訓話才能與恭彌繼續接下來得事囉?帶點苦笑,十年以來他變了,恭彌也變了,坐在後座迪諾閉上雙眼,回到義大利前他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想想怎麼對羅馬利歐解釋。

還有說明他被求婚的事情。


拍手[0回]


網路特典。原載於20080301



在燈光亮起之前--
Before the Act.00--

那一天,二十五歲的雲雀恭彌坐在自家的走廊上,看著雪景一層層鋪疊他的庭園,小水池的水不曾因為寒冷節霜,竹子因為水的流動而敲打在石頭之上,一聲一聲。
二十五歲的草壁哲矢跪坐在他的身後,手中拿著跟這個和風家居相當不合的舊式黑色轉盤電話,以及一封淺粉紅色的信封,看著他跟隨了十年的恭先生披著一件衣服坐在走廊邊,手中端著白色小酒杯,對應一身黑色和服,相襯得他更加晰白。靜默著,等待雲雀發落手中這兩樣物品。
他很清楚手中的兩樣物件都象徵同一人,也都是來自同一人的信息,他沒有權力決定該如何處理,只得端進自己的上司房裡,而後等待。
雲雀恭彌瞄了他手上的東西一眼,而後開口。
聲音冷淡輕薄,好似一陣風吹過,不足人掛心。

「分別是什麼東西?」草壁明白,這簡短的問句相對表現對他的信任。
「是加百羅涅來的電話以及信函。」

他們的對話中不曾提及寄信者以及來電者的姓名,那個姓氏通常只表示一個人,因而也無須提及;至於來電與來信究竟是個人或者公務,反正他、雲雀恭彌與那個 遠在義大利的男人從來公私不分,進而這些東西便消失於傳遞者的言語當中,大概不提及這些也是他們這些副手被賦予的特別權利。
聽聞,如同以往雲雀會出現的態度,不語而後輕笑代表了一切。
草壁從雲雀房裡退出。
之後那電話與信封的命運不是他能得知或是掌握,他所做的便是傳達,如此而已。

雲雀恭彌饒有興味地看著那封信。
裡面或許裝著短短的信箋、或許不是,在這個降雪的日子當中,他很清楚那封信的來意,卻不理解電話為何打來。
和室裡鈴聲大作。
他任它響了十數聲而中斷,只是注視著整棟宅邸裡唯一的通訊系統--說是通訊系統並不正確,正確而言是,古老有線通訊系統,是他唯一能夠接受噪音的電話。
幾秒後電話再次響起。
他接起。
幾天之後他站在維也納的白雪裡,一身漆黑,更襯得他不凡。
而找他到這遙遠國度的當事人,已經遲到了五分鐘。
想著無所謂反正等下可以討回來的他順道想到,要是明年過年可以窩在家裡不要外出、光是吃橘子看紅白倒也不錯,聽著熟悉的腳步聲跑步靠近,他沒有拿出懷中的拐子,卻是朝著來人身後的黑西裝大叔說了聲「新年快樂」。
新年不惹事,這大概算是他二十五年的生命以來最遵守的自我規範之一。

 ※ ※ ※ ※  ※ ※ ※ ※

那一天,三十二歲的迪諾‧加百羅涅正坐在他的頂級黑頭車上撥著電話。按下某個數字鍵以及通話鍵,這是通越洋電話。他撥去的第一通被接起,那個嗓音他從陌生到熟悉花了十年,聽第一句招呼便能叫出名字。

「草壁,恭彌在嗎?」
而後對方掛斷了電話,徒留靜默給他。
他望著被掛斷的電話輕浮地吹了一聲口哨,而後將電話掛回拿起的地方。
心情愉悅。
這是一定。
車子駛進大宅,下了車他脫下長大衣交給下僕,管家對他說了歡迎回來,並表示五分鐘後會端茶到他的辦公室中。他進了辦公室。喝了暖茶之後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再次撥打。
第一通沒有人接,這表示電話正放在雲雀恭彌面前。
他撥打了第二通。

加百羅涅致雲雀恭彌的信並非經過郵政系統而來,幾個星期前他的部下曾經到日本去,將那封信投進了雲雀恭彌家的信箱。
『不准與雲之守護者見面。』是這件任務的唯一規定。
加百羅涅的家族成員都瞭解這個規定是為了自身安全而定,或許也考量了些許的同盟利益,不過最明顯的原因還是為了雲之守護者那難纏的習慣--咬殺群聚者,這習慣到了現在,或許應該多加上一條「加百羅涅家族者群聚必咬殺」。
所以他們謹守。
私底下卻時常取笑自家首領,要不是他家首領如此難以見面,或許這條規則不會有其存在的必要。

--咬殺家族成員是見到Boss的最快方式。
雖然沒有錯誤,卻也不含有多少的正確,畢竟這只是加百羅涅自家成員的笑鬧猜測。

「恭彌,新年一起去聽音樂會吧?」
他在電話這頭問著,看著外邊的景色,想著雲雀或許看著白雪降在自己的庭院中,雖然只見過那場景一次,卻深植他腦海裡;就跟他再次與雲雀恭彌見面時,他們站在白雪覆蓋的車站裡,那時的雲雀他難以忘懷。
雲雀恭彌沒有回答。
他逕自講下。

「票不要撕掉或變賣呀!那可是羅馬利歐好不容易拿到手的。」
雖然窩囊,卻瞭解此時搬出自己的副手是最為好用。

半晌,對方先行掛斷了電話,依舊沒有回應,他卻開始期待幾天之後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拍手[0回]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