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1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獄寺,你的茶要加幾顆糖?」
「獄寺--?」
「吵死了!就說老子的茶不加糖!」被叫喚的男人從二樓探頭往客廳看去,不耐煩的臉上多了一份嫌惡。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啊?」被叫作獄寺的男人由樓梯往一樓走下,端走那杯不加糖的茶時刻意將目光避開男人的滿臉笑容,他討厭這個傢伙,不管是身高笑容還是說話方式。
「我不可以在這裡嗎?」
「當然不可以!這裡是老子的家,本大爺可沒歡迎過你!」
「唔--」與獄寺對話的男人歪了歪頭,將手中另一杯紅茶往嘴裡送去。
「等!」獄寺在茶杯碰到男人唇緣前捉住了對方的手,「我可沒有准許你喝我家的紅茶!」
「但這是我泡的--」
「不過杯子是我的、熱水是我的、瓦斯是我的,紅茶也是我的,」「所以獄寺不歡迎我喝這杯紅茶?」「對,不只不歡迎你喝紅茶,我家也不歡迎你居住--等等,你幹嘛!」
獄寺的手被男人握住,男人拉著獄寺的手,將另一杯茶送至口中。
「因為獄寺不讓我喝我手上的茶,我只好喝獄寺手上的茶了,」男人對注視空杯子、若有所思的獄寺解釋,「嗯,我果然還是喜歡加半顆糖的紅茶,獄寺為什麼喜歡不加糖的紅茶呢?紅茶有點甜甜的不是比較好喝嗎?還有咖啡不加糖這麼苦,調酒也很好喝啊,我真不懂為什麼獄寺你都不喜歡加糖的東西--」

「……你給我閉嘴……」
「嗯?獄寺你說了什麼嗎?」男人側著頭,靠近低著頭的獄寺。
「我說山本武你這混蛋給老子閉嘴!」獄寺大吼著,差點沒將手中的杯子砸毀。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叫作山本武的男人總可以如此理所當然地曲解他的話?他是想叫這個男人滾出去,為什麼卻是他手裡的不加糖紅茶被喝掉--?!他就是討厭紅茶有甜味、就是個咖啡只喝黑咖啡,酒類除了啤酒只喝卡謬的男人,現下他的不加糖紅茶已經被喝掉了,莫非要他把加糖的紅茶喝掉嗎?他、才、不、幹!
 
獄寺將手中那杯加糖紅茶放到山本手裡。

「小子,」獄寺雙手握住山本拿著茶杯的手,「你給老子聽好了,」獄寺的臉逼近山本,「這杯茶喝完,你就給老子從這間房屋消失,管你是要搭船到別的國家別的城市,還是要在路邊乞討都跟老子沒、有、關、係,」「可是獄寺,」「沒有可是,老子已經受夠了你那加糖的紅茶加糖的咖啡跟甜膩膩的調酒了,這杯茶喝完,你就給老子滾出去!」
 
將茶杯交到山本手中,獄寺雙手抱胸,側對著握著茶杯的黑短髮男人,眼角餘光觀察著男人的表情與反應。
山本武低頭看著茶杯中的紅茶,「可是獄寺,」山本的聲音聽起來很委屈,他刻意放慢速度講出的字句充滿沈重,獄寺內心開始產生罪惡感,但他真的受夠了--

「阿綱叫我待在這裡,哪裡都不要去呢。」
獄寺惡狠狠地瞪著名叫山本武的男人,男人在他的瞪視之下將手中的紅茶一飲而盡。
「不過既然獄寺叫我走,我也只好走了……」山本武將茶杯放在桌上,往門口走去。
「你……」獄寺拉住往門口走去的山本,他最討厭這小子的這一點!沒錯,山本武確實是那位被稱作『阿綱』的人託付在這裡讓他照顧的傢伙。正因為如此,若不是這小子太超過、太干預他的生活,他絕對不會把他趕出門--但是解釋沒有意義,現下他若把山本趕出家門,他就違背了他的諾言,他這個人最守信,從不違背自己的承諾。特別是與『阿綱』--十代探長澤田綱吉的約定,澤田說的話對他等於聖旨,絕對不能違背,所以、所以,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他也得出聲留下山本這個傢伙……獄寺知道,山本等的就是這一刻。
 
獄寺用單手掩住自己的臉,「山、山本,你就留下來吧……」
「獄寺希望我留下來嗎?」
「是、是啊……」老天爺啊,為什麼說謊是一件這麼痛苦的事?
「是嗎?」
「是、是啊。」
「既然這樣的話,為什麼獄寺不笑呢?」
天知道他為了擠出那個笑容用了多少力氣。
山本像是滿意了他的笑容,笑著往茶几走去,收拾著桌上的茶具。
「這邊我來收拾就好,獄寺你就上樓睡覺吧?」
「嗯……」獄寺覺得現在的他確實需要午睡,跟山本對話比解決命案還疲倦,往二樓走去的他被山本叫住,「獄寺,我忘記告訴你了,阿綱給你的信我放在你的書桌上。」
「該死的山本武你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
最近激忙(爆),每天都腦死回家,很多事情都被我延宕了Orz|||
但還是先更新試閱(笑)(也不早啦XDD


 

拍手[1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