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利央生日賀文。原載於20071107



他的生日在秋天。食慾之秋、運動之秋,秋天聚集許多好事,包括他的生日。
然而今年,秋天的好運卻彷彿背他而去。先是教練下了指令,若是期中考試有紅字,那麼不管守備位置是什麼,一律禁賽,而他的成績除了比較拿手的幾科之外,都很慘澹;生日,則因為哥哥一句「十六歲不正是前厄(十七歲)之前嗎?太可怕了,別過好了!」。
於是他今年的生日,就這麼被家人當成不存在。

至於學校,離生日的話題都還沒說起,大他一歲的學長高瀨準太便走到他身邊,如同國中時壓著他的腦袋,在他耳邊低語。
說的當然不是生日快樂那類祝福的話--若說的是祝福的話語,那高瀨準太就不會被叫做高瀨準太了--而是關於學校考試、課後輔導,還有他這優秀的學長要親自替他仲澤利央捕捕沒救的腦袋。
雖然不想承認,但準太的功課確實是比棒球社的很多人都來得好--當然,不能跟和學長相比。

其實高瀨準太每次看著利央的成績單都很感慨。
如果要說利央是笨蛋,但這傢伙的外文、物理又好得令人咋舌,然而日本古文與數學,卻又出乎意料地差。與利央認識了一年又一年之後他理解了:仲澤利央不是因為討厭科目而拒絕學習,就是對科目沒有興趣而心不在焉。
要他念還是念得起來,不過始終低空飛過。
就算是這樣,高瀨準太還是拼了命要讓利央通過考試。開玩笑,夏季結束之後他與利央成為了搭檔,這算是他們三人之間的慣例,他可不願意因為利央的壞成績而打破這種默契;再者,他也絕不可能習慣與別人搭檔!

算是送給他的生日禮物,當晚便住進仲澤家陪讀。
說是陪讀,也才度過一個週末。高瀨準太洗過了澡,又指導利央兩題數學之後,鑽進了被窩,背對著利央。

「準さん,你要睡了?」
「嗯。」
「準さん不教我了?」
「自己演練!」
仲澤利央開始思考,這個世界裡是不是已經沒有人記得明天是他的生日,連句生日快樂都不願意與他講,時針一分分移動,過了十二點。
「利央。」
「嗯?」
「還不睡?」
「......不是準さん叫我好好練習的嗎......?」
「......早知道就不來了......」

仲澤利央看著背對他躺在被窩裡的高瀨準太。
這不是準さん第一次到他家來,也不是第一次躺在他的房間、睡在他的隔壁。可是今天的準さん與平時有些不同,是哪裡不同他說不上來,只知道或許錯過便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準さん。慌忙地從書桌上離開,他半用爬地鑽進混雜準太體溫而略溫暖的被窩。
看著對方因為背對而露出的頸子;自領口與黑色髮梢中露出,不知為何有種誘惑的錯感。
而後準太的身體抖了起來。

「準さん怎麼了嗎?哪裡不舒服嗎?」

慌張爬起身,他轉過準太。
見到的卻是張努力憋住笑的面容。

「準さん太過分了!我是這麼擔心耶!」

生著氣他轉過身,打算整晚都不理背後的前輩。
每次都欺負他,好似他是玩具一般,真令人不快。

「好啦,利央,別生氣了!」

要不是你可愛,哪裡會欺負你?
這種話高瀨準太現在可不敢說出口,他與利央太熟了,連對方有幾分兩脾性都清清楚楚。
果真如他所料,仲澤利央雖然生氣,卻還是回過了身。
與他對視著。

「準さん老把我當成笨蛋......」

那也是因為你真的不聰明嘛。不過就是這點讓人覺得可愛、放不下。
只差沒伸出手抱住對方現在他以圍不住的身軀,想起小時候,他偶爾會那樣抱住利央,就像抱住他自己的弟弟一樣。
利央真的是長大了。

仲澤利央看著高瀨準太的笑容,溫和得像要漾出水來,不禁跟著笑了。
他最喜歡準さん的這個笑容,恐怕不管時間過了多久、他又過了幾個生日,這一點都不會改變。

「生日快樂,利央。」

他確實收到了今年的生日禮物,而且非常特別。
 

拍手[1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