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1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慎吾學長生日賀文。原載於20080921



「早安啊,和。」
「早安。」
 
平凡的早晨,平凡的互道早安,河合和己看著島崎慎吾拉開他旁邊的座位坐下,放好東西之後打了個不怎麼優雅的呵欠,眼角甚至帶了因為打呵欠而擠出的眼淚,這種除了同班同學看不見的一面,足以讓暗戀「慎吾學長」的學妹們大失望吧?慎吾吸了吸鼻子之後從書包中拿出眼鏡戴上,這就是島崎慎吾每天來到學校的第一件事,放鬆自己之後戴上眼鏡然後進入這個環境。
第一次見到島崎慎吾時他只覺得不可思議,那時候他們都還是高一的新生,都剛加入桐青棒球社,他們來自不同的國中、不同的地方,唯一相同的地方是熱愛棒球,每個人有著不同的個性與不同的堅持,那時候的慎吾就給他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看來輕浮,卻是與他有著不同面向的穩重;不管任何時刻都能冷靜判斷局面,進而選擇最有力的行動,加上那個外表與體魄,島崎慎吾將來會是桐青的一大戰力,若未來他是隊長,島崎便一定是副隊長候選之一。那時的和己這麼想著,成為隊長之後也真的讓慎吾成為他的副手之一。
而慎吾也不曾讓他失望,作為戰術上的內野中心,他一直都對慎吾有十二萬分的信賴。很可惜課堂上的島崎慎吾並不像在球場那般值得信賴,看起來像是認真上課,實際上卻是用認真的表情發呆,常常在老師講完某個重點之後又探頭過來與他要筆記去謄寫,既然都要抄了,一開始怎麼不好好聽老師的講解呢?慎吾只是雙手合十象徵歉意,臉上的笑容以及持續借筆記的行為都代表他沒有反省的決心。
無奈歸無奈,和己還是把筆記借了出去,順道在自己的筆記上看到慎吾的塗鴉。
這就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說來今天早晨雖然是平凡地開始,今天卻不是平凡的一天。
第一節下課時,他們班的前門與後門明顯多了許多學妹,慎吾被外找的次數也比平日多上數倍,應該是送禮物兼告白吧,午休時間只見慎吾趴在桌上,喃喃唸著他不想再拒絕了,幾分鐘後又有學妹造訪教室的後門,慎吾打起精神,帶著微笑,去拒絕禮物還有禮物背後的意義。
 
「辛苦你了慎吾學長。」
回到班上來時,二年級的準太與一年級的利央已經在他的座位上等他。
「看到我這麼辛苦,可以把我的位子還給我嗎?」
「不行喔慎吾學長——」接話的是一年級的仲澤利央,慎吾看著他,沒有說些什麼反駁而是默默走到利央身旁,反手就是一記鎖喉。
「利央不可以對慎吾學長這麼無禮喔。」準さん現在說這句太晚了啦,利央一邊抵抗慎吾的手一邊抗議。
 
「總之,慎吾學長生日快樂。」
經過十分鐘的打鬧嬉戲,利央與準太將各自準備的禮物遞給慎吾,他看著準太臉上的賊笑以及利央的挫敗,不知怎麼突然覺得這兩個學弟只是藉由生日的藉口趁機到他們班上打鬧——嗄嗄,是為了和吧?已經從棒球社引退的他們為了準備考試而鮮少去社團看學弟們練習,學弟們或許都感到一絲絲寂寞吧,特別是眼前這兩個與和己最好的學弟,大概是覺得非常非常地寂寞——話說回來,自己的生日成為別人探看學長的藉口也沒有什麼不好,反正都收到禮物了,禮物含有雙重意義倒也不錯。
「島崎!外找!」還在感慨今天的生日不但特別忙,連學弟都不是專程來找自己的時候,同學又喊了今天他最不想聽到的字眼。
小嘆了口氣,他抖擻起精神,雙手插在西裝褲的口袋裡,往門口走去。
 
「和學長那麼我們先離開了!」原本與和己聊得正愉快的學第二人突然搭上他的肩膀。與和揮了揮手,利央與準太跟在他的身旁,一起離開了三年級的教室。
「怎麼你們不是來找和的?」
「我們當然是來送慎吾學長禮物的啊!」想說『少來』來吐槽學弟們,話到嘴邊卻變成微笑,這兩個傢伙的心意他收到了,也就不特意刁難他們的其他行徑。
「不過慎吾學長不可以偷跑喔!」
「是、是。」
「和學長是大家的和學長喔。」
「是、是。」
「慎吾學長絕對不可以偷跑喔!」
「好、好。」為什麼在他生日這天還得聽著學弟們的任性請求啊?拒絕一堆學妹就已經夠麻煩了——
「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對站在樹下等待他的學妹露出微笑,維持基本禮儀,他有點搞不清楚這是他今天拒絕的第幾個人。每一個學妹看起來都很可愛,也都不失大方與氣質,他對於她們沒有好惡之感,全部都以學業為藉口地委婉拒絕,然而拒絕的真實理由呢?
慎吾摸著後腦杓走回教室,已經不是普通的疲倦了,他明白今天沒有停歇的告白是來自他即將離開學校的身份,或許明年之後再也不會見到這些可愛的學妹,內心也感到些許可惜。說來他不是很有節操的人,但也稱不上是無意識放電,微笑維持的假象對他來說是必要的存在。
走進教室他連食慾都消失了,拿下眼鏡他趴在桌子上,打算以睡眠逃避或許還會再出現的告白事件。
 
「慎吾?」
從手臂下看著和己將手上的東西放到他的桌上,那是瞬時補充營養的果凍飲料。
「啊,謝了。」
他從桌面爬起,大概睡去十分鐘,完全睡眠在今日非常有效,打了個呵欠他打開和己給他的飲料,緩慢地吸食裡面的營養品。
「這麼說來,我今天還沒對你說生日快樂呢。」
「嗯,我反倒覺得大家都過於小題大作了。」
「是嗎?」
「是啊,今天又與平常日有什麼不同呢?」
「今天也同時是史蒂芬‧金的生日,更是《魔戒》前傳的首次出版日,還是B’z的出道日。每一天都有很多大事發生,何必執著於要紀念今天?」
「這麼說就不對了,今天是值得感謝伯母的日子啊。」
「感謝我媽媽生下我嗎?這倒是真的。」
「這麼說來,我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所以沒有準備禮物。」
「嗯——」
島崎慎吾吸著果凍飲料,理智建議應該對和己說「有這瓶飲料就夠了」,他的思緒卻飄到剛才在樹下與他告白的學妹所說的話:『要是今天不說出口的話,會後悔一輩子。』他有沒有這麼想說出口的話呢?不能繼續躲在觀察的角度之後,無論如何一定要當面與對方好好說清楚的話呢?
「我不需要什麼禮物,」
慎吾開了口,腦中想著,要好好謝謝和己今天的請客,說出口的卻完全不只是一句謝謝。
「嗯,我喜歡和。」
 
話說出口連自己都感到驚訝,張著嘴久久說不出解釋,好險他的話語如同自語,加上午休時間如此吵鬧,班上似乎沒有任何人聽見,除了座位隔壁的他與和己。
「啊,不是,呃,我的意思是——」一定是剛才準太與利央的刻意叮嚀成了反效果,加上今天自己太疲倦了,才會脫口而出不該說的話。
想當一輩子的朋友而不是如此莽撞的告白,島崎慎吾在內心懊惱自己的失言,卻怎麼也想不到圓謊的台詞。醒醒嗄島崎慎吾!平時能言善道又冷靜的你去了哪裡呢?!
「就算不保持冷靜也可以喔。」
和對他這麼說,他卻完全搞不懂對方在說什麼。
「我覺得慎吾像這樣把話直接說出口也很好。」
這個……和該不會是沒聽懂自己在說什麼吧?那就好,他可不想成為桐青高中棒球社的公敵。
「不過告白的話還是在氣氛好的地方正式說出口比較好。」

……根本就被聽見了嘛!
今天真的是他的生日嗎?這個生日真是既疲倦又倒楣透頂!

慎吾嘆了口氣。
然後完全沒有發現他沒有被拒絕的事實。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