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載於20071104



夕陽西下,教室只剩他與他。
拿著一支筆計算桌上課本中的習題,頭也不抬問著是否理解。
沒有回應。

花井梓,隔著略帶度數的近視眼鏡,看著對方直盯著他的臉。

「我說......田島......?」
「嗯。」
「這題會了嗎?」
「不會!」

理所當然,他帶著巨大微笑面對花井,說出的答案讓花井想收起書本直接走人。
不過不行。
要是隊上的主力、天才第四棒因為考試而被禁賽,那是隊上的損失,也是他這個隊長失職。
所以按捺脾氣,將目光放回課本。

「我說你啊,到底為什麼要跟我留在教室裡唸書?」
「因為想跟你在一起嗄。」

猛然抬頭,他看著田島的臉。
卻摸不清田島臉上表情的意義。

「什麼......意思?」
「花井,我要回家了!」


徒留隊長一人,田島悠一郎頭也不回,離開了教室。
他其實也不理解自己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或許只是突發奇想。

那天三橋說了要與阿部永遠在一起,不懂何謂永遠的他,看著花井低垂的臉,只想對他說: 『永遠在一起吧,花井。』

但他其實無法理解那句話的意義。
只是一種感覺,他明白。
而他向來以感覺為最中心思想,他想跟花井永遠在一起,但還不理解是什麼意義。

那日,又與三橋獨處。
他突然想起與花井在教室裡說的話。

——三橋的願望是跟阿部永遠在一起吧?
他問。

——嗯!
篤定的回答,他無以回覆,只能看著同班同學的臉。

好像懂了什麼。
好不甘心,他輸了。
不是輸給別人,卻是輸給了自己,他喜歡上花井梓,輸了。
睜大著眼,落下連自己都沒察覺的淚,嚇壞了站在一旁的三橋廉。


--田島哭了!
聽到三橋這麼與他說時,他不知所措。

想著自己是不是要在練習時更加注意田島的狀況,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邊的田島拍了拍他的肩。

「花井~!」
「怎麼?」

似是掩飾驚慌,他刻意表現不在意。

「今天還要補習嗎?」
歪著頭,田島臉上沒有笑容,卻是滿滿疑惑。

補習有意義嗎?
他問著自己。
解說著課本上的題目、用公式解著一題題數學,最不理解的卻好像是自己、與面前的田島少年。 那日補習後,他還沒有任何機會詢問田島說『想在一起』的意思為何。

總不是告白話語吧?
再怎麼沒神經,也不至於如此大條吧?

思緒百般複雜,等到回神時,他與他又對坐在滿是夕陽的教室裡。

跟桌上未解的習題一樣,不等式的X與Y都是未知數。
不相同的卻是,其中一人早已知道問題的答案。

距離及格,花井梓與田島悠一郎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