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關於花井。原載於20080723



該怎麼說呢,小時候他只覺得麻煩不已的兩個妹妹現在都長大了,覺得鬆一口氣的同時他又感到其它的煩惱,或許他真的如田島所說:『太愛將什麼事情都攬在身上,所以煩惱很多』。

可他覺得,現在的煩惱,舉凡有兩個可愛妹妹的哥哥,都會遇到。
田島是么子無法理解,反正他也不求誰理解這個想法。

把書蓋在自己臉上,不怎麼情願回想那天大街上的情形。
只是偶遇,那天他跟從高中畢業之後許久沒見的阿部一同走在街上看見的;妹妹勾著一個男人的手,笑得很開心。

雙胞胎雖然個性不同導致表情不同,不過要他說來,他覺得兩個妹妹長得很像。
不只是舉動還有說話口吻,連喜歡的東西都很類似。

遙勾著手的男人,整體感與飛鳥喜歡的男生很像。
為了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他跟蹤了兩條街、聽了阿部叨叨念了他二十幾分鐘。

『這是身為哥哥的擔憂嘛--』確定不是同一人後他與阿部逛著書店他碎碎辯駁。
『我就沒有這個煩惱。』
『阿部又沒有妹妹!』
『……我覺得是你太過擔心自己的妹妹,該不是你不希望妹妹交男友?』

這個問題他沒法回答。
心情複雜。
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妹妹有個好歸屬,一方面又捨不得妹妹交男朋友,雖不至於出面阻撓,但小心一點總是好的;天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因為他是男人所以很清楚。

「遙,妳回來啦。」
「唉呀哥哥怎麼知道是我?」

共同生活這麼久,他已經被訓練到只聽開門聲便知道回來的人是誰。
「因為我是哥哥。」
「什麼理由呀,哥哥只是瞎猜的吧?」

聽著妹妹踏在客廳的腳步聲,他沒回頭地開了口。
「……遙,妳跟現在的男友要好好相處喔。」

腳步聲停止,他可以想見妹妹全身僵硬的畫面。
「哥、哥哥怎麼會知道?!」

沒有回答,嘴角勾起笑的同時,他實在不能跟遙說他在巧遇的隔天把那個男生的祖宗十八代、生活習慣、人品等等都查得清清楚楚才對遙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おまけ、

那天下午他陪花井走了一條街又一條街,二十分鐘對他來說不算什麼,照理說不用斤斤計較地嘮叨過去的高中朋友,他卻一點都不想閉上那不停碎碎念的嘴。
原因過於簡單。面對一個跟蹤女性的朋友,他實在不知如何好言以對,更何況他與花井跟蹤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花井家雙胞胎的其中一個,據說叫做遙,但他對花井的妹妹實在沒什麼興趣。
比起這樣跟蹤,他比較喜歡照下男方照片去調查清楚對方的家世背景,既然這麼擔心,那就把對方的十八代祖宗、不良習慣等等都查清楚不就好了?跟蹤一點用都沒有。
然而花井裡所當然不會理會他的「建議」──或許不是真的不理會,而是過於放心不下吧?所以才想用自己的眼睛看個仔細。

『因為遙的男友與飛鳥的男友整體感很像。』花井這麼對他說。
阿部隆也轉開視線,在花井看不到的地方用力皺起眉頭。

──不管是哪個妹妹交的男友,怎麼整體感都與花井這麼像?
他絕-對-不會把這個感想透露給花井知道,就當是對於陪花井繞遠路的小小報復。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