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給勇基的腳本。原載於2010010



當阿爾弗雷德吞下第六個甜甜圈時,他身旁的空位終於有人坐下。

耳朵裡聽著吵雜的流行樂,他伸手進紙袋裡掏出第七個甜甜圈,然後隔壁座的人從口袋裡掏出了小刀,銀亮的小刀穿過甜甜圈,抵在阿爾弗雷德的脖子上。

在他的脖子上變換小刀的位置,惹得他的脖子一陣癢一陣疼。

 

阿爾瞄了下小刀,用那人手裡的小刀割斷了被穿過的甜甜圈,將斷成長條的甜麵團放入口中。

 

HERO沒想過許久不見的戀人會用這種方式打招呼。」

隔壁的人將本來遮住自己半張臉的長圍巾略微拉下,露出了笑容。

「看到HERO居然只有微笑,真是冷淡。」

對著阿爾微笑的人卻是順著他的話將小刀往阿爾的脖子肉裡陷進幾分。

 

阿爾感受到對方的手勁,咽喉裡的甜甜圈甚至有些吞食困難。硬將甜麵團吞進胃裡,阿爾倒是沒有伸手阻止對方的意思,藍色的眼睛隔著透明的眼鏡鏡片盯著對方的臉,腦中思考著他到底多久日子沒細看過這張臉了──從出差的前天開始算──……他記不得了。

老實說他已經連他們吵架的理由都不記得了,是因為爭吵誰在上面誰在下面嗎?嗯,好像不是,但他也記得不是為了做愛時到底是要關燈還是開燈之類的問題──啊啊,他有點想起來了,好像是為了牙膏……但是為了牙膏的什麼……?嗯──從頭擠還是從尾巴擠嗎?算了這不重要,畢竟牙膏不是他們不與對方講話的原因。

 

被冷風凍僵的腦袋終於回想起他們吵架的原因,阿爾弗雷德伸出了手捏住擋在他面前的那張臉。

 

HERO還以為今天也是托里斯來探望我呢。」

被捏住臉的人繼續微笑,將小刀收回自己的口袋後伸手握住阿爾捏著他的臉的那隻手。

「怎麼,大忙人會計師伊凡布拉金斯基先生現在終於有空可以見研發部門的小職員了嗎?」

阿爾的臉湊近伊凡的臉,藍色的眼睛與紫色的眼睛對望著。

伊凡臉上的笑容仍舊沒有消失。

阿 爾弗雷德最討厭眼前的人只微笑不說話,這樣感覺一直講話的他好像是在自言自語,非常愚蠢。不禁更加用力捏住伊凡的臉,好似要把臉上的笑意捏碎。特別是現 在,這個時間,這樣的距離,伊凡臉上的笑容讓阿爾非常非常不耐煩;沒錯,他們是同一間公司、分屬兩個部門的同事,但他們也同時是生活在同一個家裡的同居 者,因為研發部向會計部請款不能,阿爾與伊凡大吵了一架──說大吵一架並不正確,正確的來說是憤怒的阿爾在家裡對一直微笑的伊凡開戰,然後賭氣地搬出了那個兩人共同租用的家,跑到兄弟馬修家去住。

 

那天之後他們在公司內不曾碰面,研發部與會計部的溝通橋樑瞬間變成馬修與托里斯──雖 然本來就是這兩人處理公文上的往來,但現在這兩人在發送公文時備感壓力,現在不管是哪一方在謄寫公文時,都要避免提到部門上司的名字,或者表示公文中的提 案為部門上司提出,不然只要關於會計部與研發部門的公文,都會在兩人手裡「流連忘返」,幾件不太重要的事情就這麼在彼此上司的賭氣下完成不了,馬修與托里 斯兩人的內心不禁哀嚎一開始為什麼會覺得這兩人的辦公室戀情是能夠改善公司氣氛的關鍵呢……

 

大概上司也感受到沈重的氣氛,便要研發部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先生離開公司一陣子──名義上是出差外派,實際上就是調離風暴中心,讓公司的運作能夠順利一點。

阿爾內心也明白上司叫他出差的用意,不同以往抗議為什麼研發人員要外派到遙遠國家,甚至還主動瞭解新的工作環境是怎麼樣的城市。

能夠遠離那個叫做伊凡布拉金斯基的混蛋就好!離開紐約的他是這麼想的。

卻在離開紐約的第三天看見了混蛋的臉以極近距離對他露出那張他最討厭的微笑。

 

HERO還以為會計師先生是不管什麼事情都要找他人傳話的大忙人呢。」

──伊凡的笑容終於屈服於HERO的手勁,減退,才剛得意於伊凡的退讓,下一秒他的嘴唇就被另一人的嘴唇封住,舌頭靈活地鑽入他那想揚起得意笑容的嘴裡,舌尖抵住他的上牙齦,像是剛才的銀亮小刀,一下又一下地侵略他的口腔,又疼又癢。

 

毫無推開伊凡的打算,阿爾用左手拉住伊凡的圍巾,讓他更靠近自己。右手則打算往伊凡的褲襠摸去。

右手卻在伊凡停止親吻的同時被捉住。

伊凡布拉金斯基的左手拿著小刀抵在阿爾弗雷德的臉上,臉上又露出與剛才相同的笑容,右手拉著對方的右手,示意對方站起來,讓阿爾背朝自己,用小刀抵著阿爾的背,向火車後面的車廂走去。

 

……老實說我沒想過居然會在北國被你像這樣綁架。」

小刀抵在他的肺的位置。

阿爾沒想過他都穿這麼厚了伊凡還有辦法可以用小刀抵在他的身上──咋咋他的衣服該不是破了吧?!

「老實說我也沒想過你居然沒有半句話想對我說。」

──刀子好像往他的心臟位置移動。

「更沒想到你居然只用一把小刀就想威脅我──當然我也沒想過我就這麼被你威脅。」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伊凡一把拉住往某個小隔間丟,太突然的動作害他差點咬到舌頭,厚重的衣服讓他並不感覺疼痛,刺鼻的味道倒是讓他立刻知道他現在身處火車上的簡易廁所。

伊凡將他們兩人塞入廁所之後反手關上了廁所的門,扣上。

手中的小刀又重新抵在阿爾的臉上。

 

「親愛的,我沒想過你居然可以這麼吵。」

 

這是伊凡‧布拉金斯基對阿爾弗雷德‧F‧瓊斯說的、暌違了不知道幾個星期的第一句話。

 

XXXX

 

伊凡從背後抱住阿爾,拉下阿爾的圍巾,以及厚重大衣,朝當中露出的頸肩用力咬下,阿爾感到刺痛,卻是將自己的身體更往伊凡的嘴裡送去,伊凡拉下更多衣物,放開第一個咬傷的位置,朝肩胛骨咬下。

第二個傷口被製造時,第一個傷口在寒風中刺痛,阿爾甚至感覺到血從肩膀流下的溫熱,肩胛骨的疼痛讓他閉上眼睛,應該是要讓人清醒的痛楚卻讓他一陣恍惚,感覺到自己的勃起,以及無比的興奮。

伊 凡……氣音唸著對方的名字,催促著對方製造第三個傷口,褲頭被猛然拉開,男人以口包住了他的敏感處的頂端,舌頭繞著形狀舔著,阿爾用手抓住了伊凡的頭,說 實話他們吵架的這段日子裡他每天下班就是往馬修家跑,回到家裡就以吃冰淇淋跟鬆餅填補自己的空虛,過久沒有性生活的他幾乎無法招架突如其來的刺激。他的鏡 片在他的喘氣之下產生霧氣,在他以為伊凡要以這種方式讓他解脫的時候,伊凡卻又站起了身,親吻著他,膝蓋仍繼續摩擦他的敏感部位,不讓他放鬆。

 

阿爾半瞇著眼,隔著鏡片看著伊凡閉上雙眼親吻他的臉龐。

伊凡的臉與眼鏡同時碰觸著他的臉。

伊凡的臉龐是溫熱的,他的眼鏡是冰的。

「眼鏡。」

啊,他都快忘了,誠如他討厭伊凡的笑容,伊凡也這樣痛惡著他的眼鏡。阿爾想伸手取下眼鏡,伊凡卻將戴著手套的手放在他的唇邊,阿爾側著臉,將伊凡的手套從伊凡的手上扯離,他以為伊凡會取下他的眼鏡,沒想到伊凡卻只是將眼鏡向上推到他的頭頂,白晰的手指伸入他的嘴裡攪撥。

 

伊 凡三天前剛剪的指甲刮著他的口腔,恰好的觸感讓阿爾知道伊凡早就準備到這裡堵他。阿爾伸手解開了伊凡的皮帶與拉鍊,觸摸前先脫掉了雙手的手套,以手掌服務 著伊凡,直到對方與自己同樣興奮。伊凡那沾染著他的唾液的手指伸至身後,就算阿爾看不見他的動作也知道他正在做什麼,舌頭交纏著親吻,他在等對方準備好。

 

讓 伊凡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大衣遮著赤裸的大腿,雙手撫摸著伊凡的臀部,進入對方身體裡感受到的炙熱讓他以為只有他的陰莖活著,如果要用這種方法讓他重新感覺 生命的可貴,那麼寒天凍地裡的做愛終於有了些許意義,只是他仍不滿足。讓親愛的伊凡在他的身上扭動身體,還不如反過來,用雙手握住伊凡的陰莖,比起身體的 少許部分感覺存活,他寧可追求身體的火熱,視線迷濛,但他能夠揣摩伊凡的表情跟眼神,有時候,真的只是有時候,他甚至希望自己死在這樣的注視之下。

 

快要到達高潮的時候,他低聲喚著伊凡的名字,要求伊凡讓他離開他的身體。

他們有過協議,絕不能弄髒對方的衣服或者是身體,特別是在室外做愛的時候。

但是伊凡卻一邊露出笑容拒絕他,一邊將自己的身體往下壓,低下頭,往阿爾的另一邊頸肩咬了下去。

疼痛造成高潮的瞬間阿爾弗雷德深刻懷疑自己是不是M

 

XXXX

 

阿爾背對著整理服裝的伊凡,正用清水清洗著沾染上伊凡液體的手套。

唉唉……這樣手套還能用嗎?這裡距離目的地還有好長一段路他會不會冷死……?

稍微擰乾手套,阿爾正準備將濕答答的手套往手上套,伊凡卻將他的手套套在阿爾手上。

 

「這邊距離目的地還很遠吧?」

「這樣說的你還不是也要經歷同樣的路程?」

「喔──我?我不用的,托里斯他們開車等著我呢。」

「什……」他還以為伊凡是要與他一同出差呢,沒想到這人真的只是來送他一程的啊!

「你忘記了嗎?我們還在吵架中呢。」

「哼,馬修也正在終點站等我呢!才不需要你的手套!」

想把手套脫掉卻被伊凡阻止,阿爾看著伊凡的紫色眼睛。

「我可不想殘留太多東西在你身旁。」意思是手套不要了是吧俄羅斯混蛋!

「那乾脆連圍」「不過圍巾可不能給你。」

伊凡拉開了廁所門,背對著阿爾揮了揮手,火車突然顛簸了一下,廁所的拉門順著火車的運行關上,阿爾弗雷德連看都不用看就可以想像伊凡趁著車速變慢時跳下的火車逃過驗票人員,然後與開著車、平行火車前進的托里斯他們會合。

 

真是混帳,阿爾從大衣口袋裡拿出手機,按下快速鍵撥出。

那俄羅斯混帳真以為自己忘記了圍巾是他送給他的了嗎?

 

Hello~托里斯~是我啦。」

「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他了,今天有點意外。」

「那再見。」

 

Noun,馬修。

「麻煩你照顧他身上的傷了。」

「再見。」

 

 

他可沒有忘記圍巾是火車上的胖子送給他的,不過既然送給他了,東西就是他的了。

伊凡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撥著他已經記住的號碼。

若是沒有叫馬修注意著肩膀上的傷口,胖子想必會放置到蜂窩性組織炎。

人家說,胖子就是神經遲鈍,這句話可不假。

 

 

人死了就連架都不用吵了,這種事可不能發生。

拍手[1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