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十年後設定。



握著裝清酒的小酒杯,他苦悶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小杯子裡他的倒影隨著酒搖搖浮浮,用筷子挾起一塊爛得剛好的白蘿蔔放進口中,入口即化的口感他卻吃不出味道。胸口悶到他幾乎無法思考,有很多事情明知踏下去是自找罪受卻在他沒發現前就踏下去了。


嘆了口氣,他把油豆腐放進嘴裡。那本來站在他背後嘻嘻哈哈講電話講得很開心的學弟伙伴終於坐下,將手中的時雨金時倚靠著攤子擺放,搭了他的肩膀大笑著問持田學長你怎麼看來一臉陰鬱不開心?明明任務已經達成了還比預期時間早了一點。


他只是搖了搖頭沒說什麼,看著攤販老闆把關東煮放到山本武的面前,又看著山本武滿臉幸福地說著他要開動了。仔細想想他的苦悶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就是慶功宴上的一點不順遂罷了。


加入彭哥列之後的第一場任務順利完成之後,那些與他同國中的學弟妹們聚集為他開了個小慶功宴。人不多大家也都有某程度的熟,所以放得很開玩得很大,最後連 首領遊戲都出現在眾人的嬉鬧當中。沒人聽清楚是誰提議要玩首領遊戲也就當作大家的民意,而這種遊戲自然是少不了酒精這種東西助興。


第一輪的首領是澤田綱吉,第二任的首領還是澤田綱吉,一直到現在這個坐在他身邊的山本武把同場內的獄寺隼人拉到他房間外後,首領遊戲的首領才開始換人。第一個換上場的首領是那不管過了幾年看來都一樣可愛的京子。


下了個命令要六號用力地擁抱四號。
他手中的籤是四號,六號是誰等到他被用力地抱緊之後才發現是笹川了平。


當場他看著那喝醉酒的前同學面色潮紅、笑得瘋狂、用盡全力地給了他一個擁抱。不知道該怎麼掩飾自己的窘境他直嚷著你這個拳擊狂,抱得很用力很痛耶!卻換得對方更用力更用力的擁抱。


實際上他分不清楚那究竟是源於過緊的擁抱導致呼吸困難,還是他因為長久思念的人太過靠近自己所以不敢大口呼吸。被緊緊抱住感覺對方的體熱隔著一件帽T發溫,除了酒氣之外還嗅得到洗衣精的香味、洗髮精的味道,還有笹川了平身上帶著陽光的味道。


這個指令對他根本就是酷刑。下一輪的國王換人,但不知為何中獎的又是他,還有了平。隨著每個人的情緒跟著酒精而高亢,首領下的指令也就越來越辛辣刺激。從 京子下的擁抱指令、藍波下的親手背指令、三浦春的臉頰互碰、碧洋琪要求兩個人的手要緊緊握住五分鐘、一平半開玩笑地說那把衣服脫了吧。


大家越玩越開心亢奮只有他一個人處於怪異的清醒狀態,也因此深深意識到現在他跟笹川了平都是處於上空狀態而他雖然一直想看但不敢直視。連自己都覺得糟糕,糟糕的是怎麼會在眾人嬉鬧的場合心中蠢蠢欲動,更糟糕的是他不敢抬頭看在他面前繼續喊著極限揮舞拳頭的了平。


然後他聽見了抽到首領的那個人用他童稚的聲音說著,抽到六號的人要給九號一個吻。


猛然抬頭他跟那戴著黑色帽子的小嬰兒眼神交會,不太敢肯定但很想相信自己的直覺那小嬰兒對著他奸笑,低頭看了自己籤上的號碼,恰恰好就是那一般說來很吉祥的六號。


實際上他相信自己那瞬間的腦袋是空白的,在了平的唇貼到他的唇上時。下意識地他就朝自己的後方退去,退後之際腦袋開始運轉他才剛要覺得很可惜時,了平就捧著他的臉,一臉正氣凜然、口中說著是男人就不要逃避極限的挑戰之類的話語,又再度把嘴湊了上來親吻。


酒氣混著灼熱的氣息一起進入他的口腔。


其實他想伸起手來貼住對方的臉加深這個吻可是他不敢,他也想不顧當場有其他人在看熱情地回應,然而他卻什麼都沒做、只是瞪大著眼睛看著那張泛紅的臉用認真的表情親吻著他。距離太近的觀察他發現了平的睫毛很長、五官也相當端正,跟他的臉是不同類型但各有特色。


從來沒這般觀察過而突然有了機會讓他覺得自己心跳加快,雖然也可能是因為被親吻得太久缺氧所導致的。不管如何,他發現自己很想像純情的處女一樣把眼睛閉上,正要把想法付諸實行時了平放開了他的臉。還對他比了個大拇指說不愧是練劍道的、肺活量果然也很了得。


他卻覺得要是在晚個一秒,他很有可能會因為種種原因昏倒在地上。
不過好險這種丟臉的慘案沒有發生在他身上。


這個遊戲是結束在獄寺隼人頭髮凌亂、衣衫不整地衝進房間說首領當然只有十代首領而山本武跪在房間門口看起來很痛最後獄寺隼人又跟現場的三浦春爭吵的混亂情 況下,十代首領澤田綱吉在整理完那一票難纏的家族成員之後苦笑地對他說晚安。他一個人躺在房間的地板感受眾人走後的安靜,才發覺,首領遊戲對他而言根本不 是遊戲而是懲罰。


一個人睡在半凌亂的房間裡夜不成眠,其實他明白這段感情不會有任何回應或是回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個人的妄想,很有可能哪天笹川了平突然帶了個女孩出現在他面前說他要結婚了,然而他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說不定還要送出自己的祝福給那對新人。


嘆了口氣藉著酒意他把這些想法都說給了坐在身邊的山本武聽,正期待對方可以給自己建議或是感想時,才發現山本武埋頭吃著面前的關東煮似乎沒有在聽他剛剛說的煩惱,於是開口問了一句你有什麼想法,卻只得到哈哈哈的大笑。


正想抗議之際,山本武的手機響起,接聽之後把錢放在攤販桌上提著時雨金時就跑走了,那速度說不定比田徑選手還快他只能目送對方的遠去。


於是繼續捧著他的小酒杯喝著清酒,吃著他那已經冷掉了關東煮,悲嘆。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