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白骸+白雷+骸雷=白骸雷。
連載衍生短文。原載於20071201



他說他親手埋葬了六道骸。
六道骸不禁嗤笑。

「這樣就是你所謂的埋葬嗎?」
封閉房間中,白色襯衫半褪,六道骸雙手反綁,從下方看著上方滿臉笑容的男人。
「該怎麼說呢,我很喜歡雷歐、不,」
那擁有無比魅力的敵方首領笑得開朗,語氣卻不讓人感覺笑意。
「應該叫你古伊德君、」
伸手觸碰那留長的藍色頭髮。
「還是六道骸呢……?」

六道笑了。
「叫什麼不都一樣?」
「也是。」
白蘭看著六道骸的模樣逐漸消失,藍色的長髮漸變為黑色短髮。
閉著雙眼、躺在床上,虛脫般閉上的眼角有著淚痕,那是古伊德。

「終究是被脫逃了。」
無法認真埋葬嗄。

他對於自己感興趣的東西總是有著壞習慣,想要確切獲得、想要藉著獲得得到更多。
捧起沈睡的古伊德,他親吻對方的臉頰,沒有忽視從嘴角留出的血液。

「為了六道骸,寧願犧牲自己的性命嗎?」
掏出手機,他按下了緊急號碼。
吻上了古伊德的唇,舌頭撬開對方緊閉的唇時他嚐到厚重的血腥味
--足以令他失去理智的甜膩感。

「古伊德,我果然很喜歡你。」
靠著那張冒冷汗的臉龐,再次親吻,臉頰上有著因為血液而鮮明的紅色唇印。
「如果可以成為我的,那就好了--」

※※※※

意識恍惚之間白蘭對骸大人說的話他全聽見了。
與髑髏相同,他是有著自我意識、甘心追隨骸大人的成員。

骸大人現在處於危險的境地,卻為了保全他的性命不願離開
--當然也有部分是無法離開,但他感覺到了,髑髏對骸大人的呼喚。

如果骸大人現在死去,那麼髑髏該怎麼辦呢?骸大人本身又該怎麼辦?
想也不用想答案會是什麼,他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
如同他對白蘭的宣示,他也有如此重要值得犧牲性命的對象,只不過不是白蘭。

憑著自我對身體的最後控制,不顧骸大人阻止他的話語,
咬舌自盡。

至少,也要讓骸大人能夠脫險。
可惜,他沒有辦法親自見到十年前的澤田綱吉、骸大人眼中最值得跟隨的首領--
還有十年前的髑髏,不然一定很有話說吧,她是這麼好的女孩--

他流下眼淚的同時,成功地讓六道骸留在他身上的憑依精神離去。

※※※※

眼球快速轉動兩次,他的意識回到他的身上,卻並沒有生還的愉悅。
他又失去了一個家人。

那映著六的紅色眼睛散發著他的憤怒。
藉著埋葬他的行為,白蘭究竟想得到誰?

他以為他能夠得到自己,卻讓他得到了古伊德。

精神體絕非不能束縛不能毀滅,他之所以成功逃脫,是由於憑依體的瀕臨死亡。
或者該說,古伊德憑藉著自己自殺的決心而硬是將他趕了出來--

於是放聲大笑。
這仇若是不加倍還給白蘭,他就不叫六道骸!
想埋葬他,沒這麼容易。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