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載於20070216,是除夕。



副標題:片思い


晴天之戒、晴之守護者,象徵著專屬於那家族成員的光明特質。
魯斯里亞在沒開燈的房間裡看著自己的雙手,有些懷念那只跟著自己短短時間的戒指。


還記得那個佈滿炙熱燈光的擂臺、還記得初見了平時那股異樣的心動,還記得在自己戰敗時被同為瓦利亞的同伴傷害,還有同在擂臺上卻身為敵人的了平的慰問。


一切歷歷在目,卻早已是往事、很久以前的往事。


那時戰敗的自己被帶回義大利,關在不見天日的牢籠裡,邊悲嘆著,卻又明白這是自己造成而無可奈何的處境;晴之守護者,如今卻從未見過一絲陽光,有些諷刺、有些可笑。思緒無路可出,只好無限打轉,卻一直無法忘懷那時與自己對戰的對手,喊著極限,毫不退卻,即使面對毫無勝算的處境,依舊不願意放棄,最終,讓他得到了勝利。雖然輸了爭奪賽,但在牢籠的日子之中,魯斯里亞卻也衷心認為,了平的確比自己適合擔任晴之戒指的守護者。


而後,自日本傳回老大輸了大空戰的消息。


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當他再次見到陽光、與瓦利亞的成員重逢,看著一個個的傷兵哀將,魯斯里亞也只能選擇相信,他們所寄予希望的老大的確是輸給了那十幾歲的澤田綱吉。里包恩先生跟家光所選擇的十代首領跟戒指守護者,確實比瓦利亞的成員適合擔當那些職位,爭奪戰的敗北已經說明了一切。


身為組織的一員,魯斯里亞並不能做出任何屬於「個人行動」的行為,組織的未來是什麼,他的未來便是什麼。但卻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他們不但沒有受到責罰,還在之後與在日本的毛頭小子並肩合作,共同守護彭哥列家族。幾年後,澤田綱吉接任了十代首領一位,他也再次見到了那久未謀面的晴之守護者。


不出乎意料之外的,除了當時對戰的情境之外,對方完全不記得自己的事情;去接機時,了平大喊著『啊,我記得你,就是那個膝蓋很硬的泰拳男。』。魯斯里亞卻覺得這樣就夠了,不需要太多的記憶,雖然了平連他的名字都沒有記住過。


而後他正式自瓦利亞脫離,變成晴之守護者所帶領的部下之一。


其實他對於這個變動是感動的。不知自什麼時候開始,魯斯里亞老是念記著當年與自己對戰的極限小子,他也曾經身為晴之守護者,對於要用肉體極限守護家族的存在,魯斯里亞是深知這份工作的危險性。在乎他的安危、每一次出任務時,總是能掩護了平便掩護了平,因為知道對方的重要,不管是對家族還是對自己。


所以成為晴之守護者直屬的部下,他反而覺得適得其所。在漸漸的相處之下,他越來越了解了平,也越來越放不下。面對一個不顧自己安危的極限笨蛋能說些什麼忠告要他不要衝鋒陷陣?不管是什麼勸阻大概都沒有意義,所以魯斯里亞也放棄用語言勸導,直接用身體守護往往是最快速又最有效的作法。


至少自己從未後悔過。


運動員是不能抽煙的,但他現在叼著沒收獄寺的香菸,用沒收的打火機點燃了香菸。香菸的味道及調性果然與自己不合,他有些嘲弄地深吸了一口煙味。身體倚靠著牆壁,墨鏡破裂而掉落在地上,混著還有熱度的煙灰及自頭上滴落的鮮血,不用夏馬爾的判斷他也知道自己沒救了,只是渴望在死前能在看到自己一直傾慕的陽光。巷子口傳來熟悉的叫喚聲,魯斯里亞勉強打起笑容,對朝自己奔來的了平一笑。


「嘿,太慢了。不過他們都被我變成了冰冷的收藏品了。」


了平扶著他,大概是要把他帶去給醫生治療吧,不過自己的身體以太沈重,連自己都撐不起的重量,越來越模糊黑暗的事線彷彿看到了平在哭。『別哭啊,身為晴之守護者不要有悲傷的表情,真的要說的話,就跟我說聲謝謝吧。』嘴唇動著,卻沒有力氣能發出聲音,至少,自己是在陽光的包圍走向黑暗的幽谷的,這樣就夠了,這是魯斯里亞最想要的結局。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