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載於20070310



你聽到有人在背後急促地跑著,似乎是要來追你的。你身上有傷,但不感到疼痛,於是你急速奔跑著,躲避對方的追捕。不能被追上,絕對不能被追上,你對著自己 說。卻感到身體一重,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倒了下來。追在背後的黑西裝男子們,提著刀,刺進你的身體之中,你看見那倒在血泊裡的人,不是你、是他。


「啊!」獄寺隼人自夢裡醒來,全身冒著冷汗。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環顧四周,在確認這是自己的房間之後,意識判斷自己很安全。不明白為什麼會作這樣奇怪的夢,被追逐的是你,倒在血泊中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手伸到側邊要叫醒睡在你旁邊的人,卻在摸到不帶有溫度的床單時,才想起身邊的那個人出了任務。這才了解自己為什麼會作這種奇怪的夢。

爬起了身,走到那放置在房間角落的小桌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不帶感情看著放在旁邊的藥罐,有些遲疑要不要倒幾顆塞到自己的嘴裡。不知道何時開始養成了這種習慣,在他口中這是十足的壞習慣,卻又沒辦法改掉。

在他出任務的晚上,總是丟兩顆到自己嘴裡,只是為了圖個安睡的夜晚。被他知道之後,難得地斂去笑容,皺著眉頭要自己以後都不准再這麼做。

『隼人,以後不要再吃這種藥了。』
『這是彭哥列醫生開的助眠劑,不會上癮的啦!』
『我不是怕你上癮!』
『那是為什麼不准我吃?』
『總之,你答應我不要再吃了好嗎?』他只是緊抱著自己,沒有給予任何回答。

拿著藥瓶,看著裡面發出清脆聲音的藥片,在那之後,沒有再吃過任何一顆,卻總是在沒有他陪伴的夜晚,噩夢連連。

受不了這樣的折磨,於是開始喝酒,卻發現,那種恐懼太過強大,不管喝得多醉,仍然會在夜半被驚醒。而酒精褪去之後的失落感太大,總是在醒來之際,大哭一場。於是再也不在那些夜晚喝酒,因為發現一點用也沒有。

看著藥罐上的標示,實際上在拿到藥之後,曾經翻書查閱裡頭的成分,發現沒有成癮的可能性後,才開始使用這種東西讓自己安睡,因此完全不懂他為什麼要阻止自己服用。只是,既然已經答應了他不再服用,裡頭的藥片也就從未減少,一顆也沒有。

橫豎是睡不著了,乾脆做些能打發時間的事情吧。
夾起頭髮,打掃起家裡。

看著他從日本帶來的東西;父親的照片,一些以前比賽時的照片,畢業旅行時大家笑得開心的照片,以前打比賽時用過的手套、球棒、洗乾淨的球衣,除了這些能象徵回憶的東西之外,沒帶什麼。除了回憶,也只有回憶。

這種夜晚能陪著自己的,也只剩下回憶。抱著那些是屬於他的回憶,躺在地板上,感到一陣寂寞。

「武你這個笨蛋快點回來吧。」任何藥都無法代替得了你的笑容跟體溫。


[ pill,藥片 ]


「你幹嘛不讓他吃藥睡覺?」
「因為那太過可怕了,回到家時看到叫不醒的他。」
「就像死了一樣嗎?」
「對。」
「你也真是,想太多了。」
「因為我不像你可以一再復活,所以要更珍惜只有一輩子的時間。」
「呵呵,這麼美麗,那麼就算我優待你,接下來的我解決,你先回去吧。」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腸了,骸?」
「當我發現這世界上還有值得我珍惜的東西的時候。」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