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過於安靜的房間,夜晚的黑暗佔據了大部分的客廳,不動彈的街燈與嘗試進攻的車燈互相配合,一來一往地與黑暗爭奪著地盤,造成喧鬧。獄寺站在房門口,直楞地看著房間裡光與影的爭鬥,半晌才想起應該開燈,手伸向房門旁的電燈開關,放在開關上的手指卻始終沒有用力壓下開關,放下手,獄寺走進即使不開燈也已經熟悉的客廳。

沙發上放滿了裝置彩帶的慶生帽,還有一大堆小鬼們慶生才會用的道具,飲料杯以不規則的排列圍繞著茶几,地上還有幾件隨意脫下的西裝外套,沒有整理的客廳表示屋主是被突然叫出,所以一團凌亂。餐廳裡,餐桌上放滿傳統義大利料理,還沒有被動用過;正中間是巨大的三層蛋糕,不用細看獄寺也知道上面寫了什麼樣的祝賀字樣。

站在桌邊獄寺隨手拿起已經冷掉了海鮮披薩,沒有對折直接往嘴裡送,塞得嘴裡滿滿都是薄餅皮,突然想起他似乎從來沒跟對方說過他不喜歡披薩這種重口味的料理,雖然口中咀嚼的這一塊剛好是他喜歡的清淡口味。

冷掉的披薩實在過於難吃,一陣悶熱襲上心頭,他感覺想吐,卻只感到熱淚滑過臉頰。

電話鈴聲在黑暗中大響。
獄寺沒有接起電話任憑答錄機錄下來電者的話語。
先聽見的卻是答錄機主人那本質爽朗的聲音。

『獄寺,我是澤田。』
『不知道你在哪裡所以打了這裡的電話,你真的不過來嗎?你應該也有話對迪諾先生說吧……?總之我們都在這裡,隨時可以過來。』

十代首領即使過了十年對他還是自稱如同過去,電話掛斷,獄寺感到膝頭一軟,跪倒在餐桌旁邊,口裡的披薩混了更多的眼淚與鼻涕。

難吃死了,什麼得意的手工披薩!太鹹了,混帳跳馬。

九月九號的晚上,桌上的蛋糕用奶油寫滿了「獄寺生日快樂!」獄寺隼人一個人呈大字型躺在迪諾‧加
百羅涅寓所的木製地板上,電話響個不停,他沒有接聽,轉進答錄機一次又一次、迪諾與澤田綱吉聲音的交集。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