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佐藤健生日、DH中間生日。原載於20080321



從地球南方出現瞪視太空的眼睛後,地球每日以八百萬分之一秒的速度增快運行
--八百萬分之一秒。




三月二十一,這是他們沒言說而定下的特別日子,不管在哪裡都會想辦法留下空白的約定,即使不相見,那段空白也紀錄著這天的特別,雖然尚未是以空白方式記錄,然而他們心中都隱約感覺這一天總會到來,不管以什麼方式。

平時的相處很淡。生日時候或許紀念,不過大多時刻都不是正常的紀念方式。至於其它的節日,兩個人當中的其中一人負責確實扮演商人身份、炒熱節慶;另一人也總是淡淡說著「不過是糖果商的詭計」云云,總之與平日並無不同。

情人節如此、白色情人節如此、黑色、黃色、粉紅色,當詭計騙得了全世界卻騙不了枕邊人,那種感覺會是如何微妙?這點或許迪諾最為清楚。聖誕節他的伴侶會冷冷說著『別人的假生日他不懂為何慶祝』,一年之中雲雀恭彌唯一看得上眼的假日大概是兒童節--當然不是因為他生日,而是因為學校放假。

學校假日如此多,他卻只喜歡與自己調性相違的兒童節,偶爾迪諾覺得很好笑,仔細想想卻也覺得恰恰好;與兒童相似的恭彌喜歡兒童節,說不定正是因為想跟鯉魚旗一起飛所以熱愛高處。

對雲雀恭彌越沒有值得紀念的日子,迪諾就越想找出那值得兩人紀念的特別日子。最好是那種沒人知道、沒人理解、沒人與他們分享的時間點,只有彼此知道的獨特那有多好?

於是一個會面變成一句言語,一句語言又演為一段對談,對談成為相處,相處的時間慢慢有了足夠的一日。

恭彌,生日快樂。
雖然這並不是真正的生日。

這一天讓他對他說上好幾次的生日快樂,說不膩大概也聽不煩,並不是真的享受生日的愉悅,更多的或許是接受這個理由成為停留的藉口,放下了平時許多的武裝,坦誠相見,在這時間內默默將對方映在腦海裡。

一年只有這麼一天能夠毫無保留。
原本以為這是極其簡單的事情,沒想到真正踏足人生才發現困難,獨特的身份,過多的關係,繁複的交誼,彼此不相合的個性在此時如同背道而馳,他在微笑背後或許想念他,而另一人在獨走各地之時腦海中有沒有他的存在?他不知道,只能憑依鮮少記憶相信,也只能相信,對方也依著如此稀少的記憶存活。

時間原本越來越慢,或許一億年之後的人們會擁有二十五個小時去使用、記憶所愛的人。
多麼遙遠的美麗妄想?他只記得當時看了這個觀念之後笑了兩聲,卻忘記當時笑聲背後的意義。是嘲笑人們即使多拿了一小時也無法善加利用,還是譏諷自己就算有了二十五的小時也無法與誰多相處一小時,最可能的大概是笑了人們對自己於這個星球的存活可能。

每天都少了八百萬分之一秒。
某一天,新聞這麼說。

從地球南方出現瞪視太空的眼睛後,地球每日以八百萬分之一秒的速度增快運行,時間並不如人們想像開始增多,或許反之減少,沒人在意,人們不會察覺這短短瞬間的差異,或許得經過很久的演進之後,這個時間才真正讓人們生活少了點什麼,但也與活不到那時刻的他們兩人無關。

他卻記住,那時與他一同觀看新聞的人也記住了,微微一笑,說了他永生難忘的話語。

八百萬分之一秒。
擁抱時,雲雀這麼說。
什麼?什麼東西八百萬分之一秒?
抱著他的人微笑回問。
黑髮男子覆上自己的唇,遮蓋問題。
不打算回答對上沒打算深問。

八百萬分之一秒的時間快速流逝,在他們停滯親吻互相凝視交換體溫時,以無法察覺的方式,瞬時前進,又因為日常相處而片刻停滯,留下紀錄而漸行加速。一天看來既長又短,端看怎麼使用。他們相處的時間可以從一天拆解成好幾個小時裡的當中幾個,又可以從小時當中化做每一分鐘的會面,每一分鐘又包含了秒針瞬時的眼神交會,一個音、一個字、一句話、一段言談。

「交錯」對兩人就是特別,有這個認知,即使每一年的這一天都少了八百萬分之一秒的時間相處,他們還擁有足夠的時間去記住彼此。

八百萬分之一秒的相處。
『既短又長的相處。』

新聞播完之後,雲雀恭彌對他這麼說,先是一愣,而後有些理解。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