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為什麼要加入我們工作室?

這個問題,宇智波佐助在面試時,就一直想要問他。並非是不明白自己一手建立的工作室在業界的名聲,然而看著他的履歷時,那上頭清楚明白『綱手姬工作室』字樣,就足以讓他好奇心大起。是什麼樣的人,會想要從風靡世界二十多年的工作室跳槽到自己這個才建立不到十年的工作室?

連他這個被譽為近六十年來最厲害的天才設計師,面對綱手時,都要以公主來尊稱她,足可見鳴人上一個上司的能力之強、聲勢之大。如果說他是天才型的設計師, 那麼綱手就是超越天才的天才。從六歲起,父母就替她投稿作品,然後她一舉成為業界的傳說,但她並不創造流行,而是運用著所有既有的素材加以改造。

還不止時裝,她甚至橫跨室內設計、建築設計、都市規劃,只要是設計類的,幾乎都要請教她的意見。她卻在四十歲時,成立了綱手姬工作室,然後從第一線引退。 變成了只是偶爾會給新人設計師建言、在設計學校任課的老師,雖據說她本身依舊有繼續創作,那些不會面世的作品她向來是只送給特定的朋友,全世界只有那麼一 件。綱手,就是這般傳奇的人物。

自己,雖然只有見過對方一面,卻深深被她那獨特的氣質及充滿霸氣的個性所吸引,現在,她仍是宇智波佐助心中最尊敬的設計師之一。因此,在他看見鳴人的履歷表上那極為獨特的經歷之後,便毫不考慮地要採用他。卻無法理解他為何要來應徵。

然而現在坐在助手座的鳴人卻支支吾吾,答不出話。


為什麼要加入你們的工作室?

這個問題真令人尷尬。因為實際上,漩渦鳴人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當然,這個工作室的名氣他是知道的,所以才會寄應徵書,但若是沒有應徵上,他也絲毫不會在意,對他來說,離開綱手姬工作室到外頭應徵,不過就是讓自己多見識世面。這也是綱手勸他去應徵外面工作室的原因。

他自幼就認識綱手,也是在她的鼓勵之下,開始接觸設計。不同於現在讓綱手教課的那些新人,綱手從來沒有當過他的老師,只是看他的作品,然後兩人嘗試將作品 完成。要是好作品一件,他們只會相視一笑,要是完成之後發現不過是可笑的衣物,他們也只是放聲大笑。這就是他與綱手的關係,業餘性的設計創作。然而,在他 唸完本科學業之後,綱手卻邀請他進入她的工作室,而他在裡面工作了五年,沒有發表過作品也沒有投過稿,就像以往一樣,業餘地設計著作品,偶有客人委託他設 計他就設計,手邊沒有專案時就替別人縫製著他們的作品,直到綱手勸他離開,到外面闖闖名堂。

對他而言,所有的經歷過程就是這樣,因此他沒有任何特定理由要進入現在工作的地方,所以他無法回答。自然,這對發問的佐助是一種不禮貌的對待,佐助看著他皺眉思索該如何回答的臉,不耐煩地冷哼一聲,然後將車停下。

「……。」
「怎麼了?」發現車子停下,鳴人略帶著恐懼問開車的人,很怕但又很想對方叫他下車。
「你是害怕我要你下車嗎?」好像看透他一樣,佐助問著。
「……。」鳴人不敢回答。
「呼,」他看起來像是這麼不近情理的人嗎?要別人上車,又不分青紅皂白地將別人趕下車。
「我只是不知道你家在哪裡。」


回到家,鳴人背靠著門。他覺得,回家路上佐助的這一番對話。他覺得宇智波佐助似乎不是他想像的那麼令人討厭。卻在隔天上班時,打消昨晚那個他自以為的念頭。

一大早,他的桌上,就放滿了要他處裡的雜務單,還有那閃個不停的電話留言鍵。才剛拿起電話要聽留言,內線便已閃起,沒有時間讓他回頭去聽。踏入專屬於設計 師的辦公室,面對佐助那張笑得令人發顫的臉,聽著對方對他的衣著酸言酸語、接下那似乎永遠處理不完的雜事,還有坐在他身後的兩位女設計師要的高纖維低熱量 營養果汁、鹿丸要他找出來的24號樣版。

他發現他還是很想要辭退這份工作。

不過他也發現,佐助似乎不是只會對他一個人有微詞。面對所有工作伙伴,只要是有做不好或是不合他意的地方,他便毫不留情地指正與批評,被評論之後,每個人 都會有負面情緒,卻在冷靜之後發現的確如他所言一般需要改進;所有看起來毫不重要的雜事也一樣,鳴人自己也曾設計過,自然也是了解若是沒有一個好的秩序, 設計室裡只會雜亂不已,而設計師也會因此備受影響,無法好好工作,雖然當中仍是有故意欺負他的舉動,但是在這個以實力取勝的工作室裡,每位設計師都非常忙 碌,實際上壓榨不出時間跟腦力去欺壓他。

這麼一想,他覺得事情做起來其實沒有那麼痛苦,本來喜愛替人服務,深信釋放善意可以化解一切尷尬的他也就越來越勤快,跟同事之間的相處也就越來越融洽,在彼此都有空能好好吃午餐時,他們甚至會約著一起吃午飯。

等他終於搞懂整個設計室的工作,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春野櫻,是專門設計女性周邊用品的女設計師,平時手中至少會有兩個案子,忙碌起來時,案子常常是接不完 的。但是她很聰明,非常會作時間控管與調理,所以至今仍保有屬於私生活的空間。山中井野,鞋子跟皮包的專屬設計師。有固定的廠商跟她合作,偶爾她也接接希 望推出佐助衣服廠商的邀約,跟小櫻不同,她的工作時間非常固定,有時候需要加班,是因為要替佐助完成雜誌的編排。至於奈良鹿丸,實際上鳴人只知道他是設計 師,設計的東西似乎五花八門,找他洽談的廠商也非常多,但實際上他答應的卻非常少,據另外兩位設計師說,因為鹿丸是砂之國的專聘設計師,因此他常常都在設 計一些與服裝不著邊際的東西,但鳴人至少見過他四五百張的設計稿,全都是女性服裝。我的模特兒只有一個人,所以這些稿子都是不面世的。那天鳴人替鹿丸收著 設計稿時,他沒回頭地對鳴人說著。

為了特別的人畫的設計稿。這跟以前綱手姬工作室的工作理念很像。趁著工作閒暇時間畫著設計圖的鳴人,腦中思考著能給工作室裡的伙伴設計什麼樣的衣服。卻發 現,不管怎麼想,他就是想不到要設計什麼樣的衣服給宇智波佐助。這才赫然發現,他對他的直屬上司認識實在太少,除了知道他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並且身為貴族宇 智波一族的後裔之外,他對他,什麼都不了解。

喜歡寶藍色。這是鳴人的猜測。因為佐助在固定使用的物品上都是選擇寶藍色。那台BMW、時常要他倒咖啡的杯子、專屬於佐助的資料夾、畫設計圖的鉛筆筆桿、桌上的電腦螢幕的外型顏色,能見到的幾乎都是寶藍色,因此他猜測佐助喜歡寶藍色,卻始終沒有機會能夠印證。

而在他腦中,只有顏色也無法形成完整的設計圖。

在他決定放棄之際,某天他鎖著門時,跟著他一起下班的井野,再看了手機跟手錶之後驚叫一聲,然後拜託他一件事,替她將下星期要出刊的雜誌底稿,送到佐助家。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