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劇情含量重。原載於20081005



密閉的空間,如同兒時一般的恐怖漂流,不過現在沒有威脅存活的「其他人」,也沒有那時候為了他而誕生的哈雷路亞,那個看著軟弱的他、為了活存而誕生的哈雷路亞,在死亡的腳步接近之時,殺了與他爭奪空氣的「伙伴」。

這裡沒有任何人,甚至沒有哈雷路亞,這裡只有他。
他的世界,一片死寂。

按著右邊的額頭,駕駛座的玻璃仍只映著他的模樣。
不管再怎麼叫喚最親密的半身,駕駛艙裡卻只有他的聲音迴盪。或許連聲音都不曾迴盪,宇宙中除了寂靜也只剩下寂靜。他會死掉嗎?在沒有聽見世界的聲音之前死去嗎?

明明決意要活下去直到聽見世界的回答,為此,向來與他意見相左的哈雷路亞難得地與他站在同一陣線,兩人並肩作戰。然而失去哈雷路亞、真實的現下卻是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眼前是漫天的漆黑,看不見地球的宇宙,連光芒都不存在,只剩下呼吸聲音能夠確認生命的空間。

洛克昂在面對自己的死亡時也是類似的情境嗎?那個隨時都游刃有餘的男人,在面對自己死亡的當下是什麼心情呢?如自己一樣焦躁,還是,平靜如同沈眠?

阿雷路亞的腦中浮現許多人的面貌。
分離已久的瑪莉、已經離去的洛克昂、生死不明的提耶利亞以及剎那、托勒密號上的大家,每個人都安好嗎?在皇小姐的戰術領導之下,想必每個人都生還地退出這個戰場吧?
看倦了眼前的景色,阿雷路亞閉上了眼睛。

他到底想要聽見世界的什麼聲音呢?每一場戰鬥、每一次與瑪莉的交錯,這些莫非不是世界給予的回應嗎?「天人」,他們如願地以己身為標靶,讓地球上的人們團結為一個政體,然而在那之前,他們得到了來自世界多次的惡意,這些不曾從他的心裡消失。

只不過,他想相信,即使被哈雷路亞視為偽善,他仍然想相信這個世界會給予他們正面的回應。會有更多人瞭解他們的理想以及理念,最後那些與戰爭有關連的事物都會消失,只存有和平的地球終會出現。
然而他們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哈雷路亞的消失、洛克昂的死亡,一件件崩毀的事物,人們始終表露愚蠢的面貌,他不得不承認,內心的天真正一塊塊散失,他開始相信這個世界或許並不帶有惡意,但只要是人,多少都散發著存活的惡意。

或許這正是他一直不願意看見的世界真實面貌,也是哈雷路亞長久以來一直既想告訴他又替他隱瞞的真相;他無法改變世界上的任何人,就算期望改變自己,卻揮別不了多餘的善良。

於是他仍然看著哈雷路亞奪去伙伴們的性命、他仍然握住了槍桿,進入了天人組織。

成為Gundam Meister前,他問過自己數十次,駕駛鋼彈的意義為何,又想到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卻是在現在失去了鋼彈的一切力量的現在,他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如果這個世界始終充滿惡意,那麼他便朝著惡意墜落,只要可以擁有繼續改變這個世界的力量,即使成為墮天使也願意。

阿雷路亞想起自己二十歲後嘗的第一口酒,如此苦色又如此甘甜,以為能夠得到麻醉自我的醉意,實際上卻只有更為清醒的孤寂。

他突然理解了皇小姐為什麼時時刻刻都帶著酒瓶與酒杯,然後阿雷路亞在深沈的宇宙裡,失去了思考的意識以及感知。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