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載於20070531



--Goku、Gokudera!


走在他身後的少年不停地喚著他,然而前方的他連回頭都覺得煩,逕自地走在前方,不想回頭不想理會,怕一回頭見到他逃避注視的東西會擅自進入他的心頭。


這是雨戰的隔天。
雲戰的下午。


很久沒到學校來的兩人,回到學校居然帶了一身的傷,惹得那些愛慕他們的女生詢問不斷、關心如潮水般向他們襲來。他向來是不理會那些同年齡看起來就很愚蠢的 女生,然而另一個人不同。幾乎每節課都在睡覺的他,偶爾下課時分轉醒之際,總看見那不擅拒絕他人的棒球笨蛋被群聚的女生團團圍住。


幾乎已呈固定模式。

被外找、接受關心,而後傻笑敷衍。


山本武用著自己的笑容堵著所有女生關心之後的疑問,那種招數屢試不爽,畢竟他也是那被笑容欺瞞的其中一人。若不是中午吃飯時無意瞄見山本武吃痛的臉,想必 他也不會去想對方傷勢之嚴重的事實。明明昨天晚上才剛經歷生死關頭,然而現在的自己想逃避的心情太重,他情願忽視掉那曾經發生的真實。

卻發現,每見到山本的笑容一次,他就跟著心痛、煩躁一次。


於是逕自走著不願意回頭看見那叫喚自己的人。就怕見到那張笑臉,以及臉上那顯得異常潔白的眼罩。不想看不想面對,然而呼喚的次數太過頻繁,令他無法忽視, 轉過身,拉著山本的手腕,推著、撞著,他把他壓在擺放於體育器材室的軟墊上,光線,隨著那被他踹開的門關上,緩緩消失在器材室之中。


──吵死了。俯視著倒在墊上的山本,他眉頭緊皺。
──獄寺你終於理我了。


笑得爽朗的臉,蓋住右眼的眼罩白得刺人。
而他的眉頭蹙得更深。
山本的手,伸起,手指按在他的眉間。


──獄寺你的眉頭今天整日都是這樣。

囉唆死了。
看著那張笑臉、還有那動作那語言,他顯得不耐,撐起身體,沒打算多耗,他準備離開。


──獄寺。手被躺著的人捉住,力量大得驚人。
──我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嗎?


他回望著,厭惡這個問題一針見血。假若真的有人做了什麼令人不悅的事情,也不會是現在這個躺在墊上的人,那張帶著惶恐的臉,令人難以回想這是昨天舉著劍有著漂亮一戰的少年,不高興的原因並不在於他,然而不高興的導火線卻真切地在這個名叫山本的傢伙身上。


──沒有。什麼都沒有。
像是謊言被人戳破一般,他像做錯事的孩子只想早點離開這令人窒息的獨處之地,逃避了一整天的問題,現在更壓迫得他無法呼吸。感到疲倦,不想跟山本獨處的心情更顯清晰,卻在被拉回之際,湊上山本武那張因慌亂而苦惱的臉。


那潔白刺得他暈眩,氣火攻心,順著回身的力道,用力地把山本推上軟墊,沒有話語,半是粗魯地吻上,手胡亂地拉著山本沒紮好的制服,探觸滿是繃帶的身體。

越親吻碰觸他越惱怒,瘋狂地掠奪山本的氣息,對不抵抗的山本更為氣惱,停止親吻,他看著山本微紅的臉,指著吼著你這棒球笨蛋幹嘛不抵抗?身體是你的你不懂愛惜嗎?

──獄寺會傷害我嗎?

一句話堵得他氣急敗壞,脫口而出的話語不揀詞彙。

──混帳東西,不會傷害就可以由著我來嗎?
──嘛,只要是獄寺
──你給我閉嘴!


他覺得自己氣到全身發抖,不由分說便壓在山本身上,架著身體,俯視著山本。那臉上的單純信任看了就有氣,貼上身子,愛撫著對方的身體。下手不重也不輕,這不是平時的親熱他心裡明白,對不收手的自己更是惱火,表現在外的卻是加重及加深的撫摸。


他知道他們的身體都在發熱,並不常有關係的他們對這種事仍嫌陌生,青澀少年的一時衝動,用在任何時間點上都對,卻絕對不是他現在行為的理由。其實清楚內心那燒得旺盛的怒氣從何而來,化成行動卻一點都不體貼溫柔,結果惡性循環,他只能藉著傷害對方的方式找著出口。


白色的繃帶、滲出的紅色,以及空氣中若有似無的鐵鏽味,想停手卻被憤怒淹沒,進入山本的身體時,那股被包圍的溫度令他因怒氣燒熱的腦袋稍稍降溫,汗自頰旁滑過,滴落在纏繞山本身體的白繃帶上,兩人都喘息著,他把頭埋在山本的頸肩中,臉頰,感受對方體溫傳來的熱氣。


生氣及懊悔的情緒在他內心交錯。


不想傷害、也絕不是刻意要這麼對待對方,然而該做的、不該做的卻都已經做了,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了事,最懊惱的是,他的行為讓那本來受傷的人更是無力,滲 血的傷口還有喘息的聲音,不適、疼痛,除了身體上本來有的,更多的或許是他加諸在山本身上的,因為他莽撞的行為還有被憤怒燒壞的理智,造成本來滿是傷痕的 人更是負擔。


他不想如此的。
連自己都沒有發覺,直到山本溫暖的手碰觸他的臉頰,他才驚覺自己落淚。


對不起、對不起。
滿心的歉語沒有說出口,卻在耳邊聽到那人一聲聲的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不是這個人的錯,從頭到尾都不是。他整日的鬱悶跟憤怒不是這個人帶給他的,而是自己帶給自己的。每看見那些繃帶跟傷口,他的心中就湧起一陣歉意,戰勝的興奮過後,留下給他的只有無限的懊惱跟抱歉。


特別是看到來學校上課卻用笑容應付著所有關心的山本武。


他不懂為什麼都傷成這般還到學校來,也不懂為了什麼要與其他人繼續平時的交際。越見他硬撐他越不捨,每撞見那張笑臉一次就更是生氣。


他不脆弱不寂寞,他不需要這個人專程到學校陪他,更不希望、不希望那些旁人靠近他的身邊對他殷切關心,而後換得他一張笑臉。不想見到這種局面,內心深處卻又知道這些局面都是自己造成的。


因為他要來學校、所以山本武不會放他一人。
所以更厭惡著自己。               所有的負面情緒,都源於厭惡自己。


想要躲避關心、逃避那種無條件的付出,卻只會用著粗魯的方式面對,然後讓他,受到更重的傷害。不希望見到的局面,卻是他一手造成的。不管什麼理由都不是理 由,錯誤的背後,縱使有無數個體面理由都只是廢話,流下的眼淚像是狡辯一樣,令他更為不滿,沒打算要哭泣沒打算要解釋,只是不斷問著自己為什麼就是不懂什 麼是溫柔。


就連現在亦然,他只想逃開。


想要推開卻被擁抱,這個時候最沒有資格接受安慰的人就是他,被傷害的人卻始終,都是柔著聲,要他不要在意不要哭泣、不要道歉。


這不是第一次他的想法被對方摸透,卻是他最困窘的一次。明明受傷的人就不是他,為什麼是他被安慰,是他被要求著,不要道歉?


--因為是獄寺,所以沒有關係。


因為是他。


--我看得見你內心的溫柔,所以不要道歉。
--因為是你。


山本武抱著他,在他耳邊這麼說著。
因為是獄寺,被佔有,也是令人感動的。



Fin.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