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家教連載141回衍生。原載於20070415



四周是黑暗的,月光讓他們還可以看見彼此,喘息,卻不敢太大聲,就怕被在廢棄建築物外巡邏的敵人聽到躲在這裡的他們任何動靜及聲音,而後被斬草除根。

彭哥列家族被殲滅是兩天前的事情,發生得突然讓所有人都不敢置信,身為同盟的他們並非不想伸出援手,實是因為自身難保,沒想到兩天後,對方就找上了加百羅涅家族。

全員戒備毫無用處,同盟中的第三大家族在對方面前就像是放在砧板上的肉,任憑對方宰割。

手中拿著實際上沒有實質作用的黑色槍枝,心中想著就算豁出一條命也要捍衛著老大的存活;他們加百羅涅就是個大家族,雖然必須尊稱一聲老大,實際上卻是比自己小很多的遠親。

加百羅涅的十代首領迪諾‧加百羅涅因為失血過多而坐在一旁,身邊有人替他止著血,然而他臉色蒼白呼吸困難。他們一群人好不容易逃了出來,就是為了送他們的老大到醫院。

實際上跳馬迪諾身上的傷也是為了掩護他們而中,因此他們更不可能拋下老大獨自離去。

說是血戰一點也不誇張,明白這個時代只能使用戒指的力量作戰,然而他們不過普通人,怎麼會有那些不可思議的戒指?加百羅涅的十代首領撐著因發燒而搖搖於墜的身體,頭上冒下的冷汗無聲表達身體的痛楚,然而他連一聲都沒有吭,手上的戒指閃著光芒,他要他們先行離開。

明明距離醫院只剩下些許的距離,然而彼此都明白,若是沒有支援,只怕加百羅涅家族會有著跟彭哥列家族一般地下場,一員不殘,但他們不願離開。

迪諾的琥珀瞳孔在月光下顯得冰涼。

他不再多說,要著他們離開便一個人衝出廢墟。絕對不能浪費體力浪費每一次攻擊,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他的眼前開始發黑,意識開始模糊,靠在建築物的陰影下,他閉著雙眼稍做休息,但他明白自己不能倒下,直到真的確定他的家族成員已經離開。

牽起如同以往那般不羈的笑,想起以往很多面孔。

訓練自己的家庭教師,死了。溫和而穩健的師弟,死了。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親信們,死了。待自己如同親生兒子的九代首領,縱然生死未卜,卻絲毫沒有生還的跡象。他認識的很多人,都在這場戰役死去,就為了那幾只具有力量彷彿能掌控戰場的戒指,可笑至極。

他突然佩服起決定將彭哥列戒指都打碎的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縱然他亦自身難保,成為一具死屍,卻也不減他那時決斷地果決的威風。

而手中這幾只戒指,不管如何,也得在與對方拼個同歸於盡之後毀掉,不能讓加百羅涅的力量外流而後傷害到更多的人們。想要保護自己所深愛的人們,不就是當時自己之所以願意接下十代首領的原因嗎?

他看著手指上的戒指做著決定,然後對著左手無名紙上那只單薄的白金環輕聲乾笑。

他手指上最沒有戰力的指環,卻象徵著他最深的想念跟情感。可笑如他,連死生關頭,都還唸著生死不明的另外一人。

彭哥列家族遇襲時,他知道他不在義大利,所以深感放心,加上對方的實力一直都是深不可測,他知道就算他只有一個人,生還也絕對不是問題。

不,或許正是因為他向來獨來獨往,只有自己一個人,存活的機率也就跟著高昇,也或許,對方根本忘了彭哥列還有那一號人物,也或許,根本找不到他。

不管如何,今天之後應該是見不到面了。他只對這件事情感到遺憾心傷。

在心中默唸那個想念的名字之後,他用著戒指與盒子,朝二人組的其中一人攻擊,很成功,對方血流如注,他卻又再中了一擊。

躺在地上等著對方靠近,實際上正是等著這樣的機會,甚至閉上了早因失血過多而無用的雙眼,聽著對方的腳步聲靠近,他睜開眼,笑著,使出了最後一擊,連成功與否都不能確認,他努力用著泛黑的雙眼跟聽覺確定,所有希望在聽到原本應該倒下人的笑聲而破滅。

他用手撐起身體,站立。就像他的稱號一樣,狂傲不羈。
對方只是嘲笑著他,要他放棄投降,將手中的戒指交出以還得全屍,他只是喫笑。

血從口中噴出,身體被擊中,他整身失去平衡向後倒下。疼痛的感覺貫穿身體,他感覺空氣中的水氣變重,卻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聽見前方傳來慘叫,他向後倒的身體被人接住,有一雙觸感熟悉的手撫上他的額間,來人的聲音輕飄如雲。

他笑了。

雲雀恭彌接住迪諾‧加百羅涅向後倒的身體,身體承著對方的重量順勢蹲下,口中輕聲問著你怎麼這麼悽慘。不需要彭哥列戒指的能力他也能使用雲的盒子,憤怒讓他從不手下留情的招式變得更致命,卻依舊沒有奪走那兩人的性命。

不是因為他突發慈悲,乃因他的第二任務就是要帶對方的家族成員回去。
所以才給對方一息尚存的餘地。

這是彭哥列十代首領的秘密命令,也只有向來如浮雲的他才辦得到,然後就聽到加百羅涅家族遇襲的事情。

一到此地就看到那些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四處求救,自然是一無所獲。連思考都不用,他知道被自己抱住的男人就是會作掩護別人的傻事,縱使他才是家族的中心。於是奔跑,內心是激動的,在看到他的身體被敵方重傷而倒下時,憤怒佔據整個心神。

由著手下替迪諾療傷,他伸出左手,同樣在無名指上的戒指在月光下閃耀,他撫去對方睡去臉上的冷汗,還有因汗而貼著額頭的瀏海。

一起回日本吧。他說。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