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rom 201002。
2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載於20070604



他被穿衣服的聲音吵醒,於是翻了個身睜著迷濛的眼看著身旁的人。


沒有開燈的房間,只透著窗外的街燈以及被掩蓋但依稀可見的月光,窗框的影子橫亙在床上,房間充滿夜晚的味道,外面的世界顯得繁華吵鬧,與這裡連穿衣服聲音都被凸顯的安靜大不相同。

而他,只是安靜地,看著身邊的人穿上擺在床頭折得整齊的白色襯衫,將一個個扣子扣上,手指的動作襯著月光看來甚是魅惑,掛上領帶後折下領口,卻不將領帶打好,只是掛在脖子上。轉而折著袖口將袖子折上手臂,露出那有著跳馬的刺青。

轉身,像是要看看睡在一旁的他,卻被他睜大的眸子嚇到,眨了眨眼,臉上帶著莫可奈何的笑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還有瀏海,他沒有閃躲,只是看著對方的臉任憑他觸摸。


--吵醒你了?
聲音中帶著苦笑以及道歉。

--要出去?
他以冷淡的聲音以及疑問回應。

--嗯,你也知道,有很多事情只能在夜晚談成。


沈默。


他看著那人背對著光線的臉龐,面容上的表情他依稀可以猜測是皺著眉頭帶了無奈,就像之前每逢夜晚出門時會有的表情。


--不要等我了,先睡吧。


他依舊沒有說話。
不是沒有話要說而是想說的不能說出口。


--我回來,會叫醒你的。
--騙人。


像是哄騙孩子一樣的話語對他來說是真切的謊言,連半點轉圜都不留給對方他直接戳破那用溫柔吹起的氣球。每次出門都會這麼說,不要等待先去睡,等他回來之後 一定會叫醒他,卻總在自己清醒之際才發現對方可能又睡在書房或是客廳的沙發。而身上的衣服還沒換下只是拉開了本來打好的領帶,散落在桌上的可能是吃到一半 的宵夜也可能是還沒看完的家族報告,披著大衣用手臂遮著眼就那麼睡去。


他不是不明白不叫醒他的原因,也不是不懂不回房間睡覺的道理,只是他總會害怕,不知道何時再也見不著面,雖然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這人的實力與強悍,卻也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內心的不好戰,總之與自己相反的個性。


拉著那人沒打好的領帶將他拉近自己,仰著頭等待親吻,被壓在床上奪走呼吸,氣息交替之間他想說而沒說出口的話語都在裡面,唇瓣交疊他只想哭泣,不安全感太 過明顯他無法一個人克服,然而能填滿胸口的人卻在深夜裡與他道著再見。他不是多愁善感的女人卻總在這種時刻體會自己被制約的脆弱。


結束唇上的溫存,那人坐在床邊,鳶色的眼看著他,那種眼神之中能閱讀到的除了歉意還是歉意,沒有刻意忽視不過現在不想接受,他的目光放在手拉著的領帶,緩慢卻流利地替他把領帶打好。


而後親吻在打好的領帶上。


--早點回來。
這句一直在心中流轉的話語他始終沒有說出口。


拍手[0回]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c Skeleton in the close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